从此再不产任何王喻喻王cp相关,致歉。取关请随意。

连理。

CP王喻。题目是摇号送的。

OOC预警。ABO背景。

王杰希A,喻文州A,两个大A的感情进化论。

以上,确认无雷点即可进入。

@sases 之前这位姑娘说想看两个A 的刀子,我想来想去就顺便开了个坑。

1

雨下的不小。

王杰希站在公交站牌底下,暴雨落地溅起的泥点脏了他的队裤。G市天气反复无常,作为一个初来乍到的北方人,他显然是低估了梅雨季节造势的威力。

他摸索着手机,斟酌着是否要给同行的人打个电话,或是就近叫辆车。天色渐渐晚了,王杰希晚上还有其他安排,他并不想为了这样无意义的事浪费时间。

所幸的是,号码还未拨出去,一位黑发青年便跌跌撞撞地撑着伞撞入站牌下。王杰希微微侧身,却仍然没能躲过那雨伞上溅开的水滴。

“对不起,对不起。”青年十分抱歉地赶快转过身来收了伞,王杰希注意到他长得倒是很干净,表情也是很诚恳的,并不惹人讨厌。

他摆摆手示意自己不介意,对方温温和和地一笑朝他点点头,两个人就这样归于沉默。

“打比赛来的?”最先打破气氛的是青年,他眼底带了几分笑意,眼神有意无意地往王杰希的队裤上瞟几眼,“微草吗?”

对于陌生人的搭讪,王杰希只是稍微奇怪了几秒,很快收敛了神色。出于礼貌,他点点头回答得很公关:“嗯,是来这边做点准备。”

青年唇角似有似无的弧度又深了几分,叫人看不出情绪,“很强的战队。”

王杰希只当是一句随口的应答,本是不打算再对话,谁知却青年突然转移话题,向他发出邀请。

““车来了。一起走吗?”

王杰希看看漫天无止的雨点,再看看青年手里湿漉漉的大伞。

“一起吧。”

 

可能是他的运气好,这一趟就碰了个正巧。两个人几乎是同一站下车,走了相同的路。伞虽然是算大号了,两个男人挤一起难免还是凑合了些。王杰希不太习惯同陌生人靠得太近,即使对方一脸不介意的样子,他也总感觉到一点隐隐的不舒服。

这种感觉类似于同性别大A的信息素对抗,尽管情绪上并不讨厌,本能上还是抵触。

“就到这儿吧。我住的地方很近了,谢谢你。”

“没关系。”青年还是保持着一副温和态度。他抬眼看看远处的建筑,好似漫不经心似的随口问着,“七街那家亨利吗?”

“嗯?”王杰希下意识地愣了愣。话锋转的太快,他一瞬间的反应已经出卖自己。随即又想着大概是队员出来活动,难免会被群众撞见,知道住在哪家酒店也不足为奇。

“是。”他很诚实的承认了。

“下次见。”青年没再多说什么,同他摆摆手就算做告别的标志,撑着伞慢慢拐到另一条街上。

拐进蓝雨俱乐部的主楼。

王杰希是没看到他去了哪儿。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再深切一点也就是点头之交,王杰希没有随便关心别人的习惯。

 

2.

第二天的初赛如期拉开帷幕。战况激烈,对方的剑客是个棘手角色,王杰希单单是单人赛就觉出对方实力强横,进入团队赛却没想到剑客身后还有个更厉害的指挥。

隐在一干人后的那个术士。

王杰希定好打击目标,便迅速改变攻击路数,一边有条不紊地向队员发送指令,一边顶着对方的火力,以各种刁钻的角度突破屏障——不过那个夜雨声烦的文字泡实在太碍眼,王杰希怎么也没料到竟然还有这样话多的人。

他不累吗。这句话王杰希只当做自己的吐槽,他懒得,也不屑于使用垃圾话这种拙劣的干扰手段。

他跃过各种攻击,几个技能转换交手,终于以一小部分血条的代价甩掉剑客的纠缠,寒冰粉直指还在读条的索克萨尔。

后方的蓝雨治疗显然是想救场。王杰希才叼住了猎物,岂能让一个辅助类职业坏了计划。

“许斌,堵住治疗。”

夜雨声烦看起来好像沉不住气似的,哗啦啦的叹号简直要挂到裤腰带上。但王杰希清楚,这背后的操作者极聪明,任何破绽都有可能被他趁虚而入。

被近身的术士基本就相当于被判了一半死刑。索克萨尔迅速读了几个小技能试图拉开距离,无奈对方不按常理走位,最终只能奄奄一息地边打边退,十分狼狈。

第一场微草拿了个大胜,士气正旺。王杰希摘掉耳机从操作台后转出来,就看到对方最左端那张似曾相识的脸。

怪不得要说两次再会,是在这儿等着。

镁光灯下对方的额角有一点薄汗,王杰希意识到可能是自己打得狠了。

赛场上从来如此。

惯例握手,商业寒暄。小剑客眼里那股火气简直能点起来做烧烤,王杰希平澜无波地与他对视一秒,很快与下一位客套。

“蓝雨,喻文州。”

“微草,王杰希。”

“打得不错,恭喜。”

“谢谢,你们很强。”

 





有没有下文,明天再说(。

评论(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