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再不产任何王喻喻王cp相关,致歉。取关请随意。

十日谈。

黄少天快过生日了,给他写点东西吧。

CP王黄,明星黄x隐退导演王。OOC预警,注意避雷。

战线长度十天,如标题所见。

 

录完片头曲的小样,黄少天窝在公司的车上勉强迷糊了两三钟头。片场如战场,乱七八糟的梦才做一半,下了车又是一顿马不停蹄的折腾。导演高呼着机器就位,场记举着打板团团转。他们显然是迟到了,经纪人先急匆匆地给剧组赔不是,手里捏着黄少天的台词本转了好几圈才找到衣帽间。

化妆师的粉扑已经拍到了第三层,黄少天头发上别了七八个夹子,一边刷着微博一边听这位三十几岁的老小姐抱怨:一会儿是他的黑眼圈太重,遮瑕笔根本盖不住,一会儿是气色不好,眼皮浮肿。

黄少天累得连话都不想说。这一场他扮演一名江湖剑客,好在只是感情线,没有打戏,否则他可能会吊在威亚上睡着。

“没事吧?” 

经纪人摆摆手阻止了老小姐的喋喋不休,一面关切地问着一面顺手递来一罐开了环的红牛,“喝点。知道你累,走完这一场公司给你放两周假,龙舌兰一个月之后才开机,不着急。”

黄少天接过红牛看了半天,经纪人还没猜透他的意思,这人就出乎所有人意料,突然抬手把饮料全浇在自己头上。

“我不拍了。”他站起来,眼神里带了从没有过的冷意。铁罐被随手扔到一边,导演还没有注意到这里的骚动,最先惊呼出声的是被弄脏了裙子的老小姐——香奈儿今年最流行的轻奢款,砸了她大半个月工资才到手,此刻滴滴答答地流着淡红的液体,看起来分外尴尬。

他挂着满脸的饮料和黏糊成一片的底妆,一言不发地穿过忙碌的人流。保姆车停在片场门口,夜色将至,他把外套脱下来往腰上一系,七拐八拐便绕过了所有人的视线。

 

B市的车流从来都是不紧不慢的脾气,王杰希在路上堵得天都快黑了才到片场。这一场的拍摄还有十分钟就开始了,他锁了车,连钥匙都没来得及收回口袋,就被翘班的黄少天一把抓住胳膊。

他受了一惊,还未反应过来,对方倒是抢先开口。

“你能不能帮我个忙,损失过后我会补偿给你,他们肯定已经开始找我了,时间很紧。”他语速非常快,意思简单明了。王杰希看看这个毫无形象的人,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黄少天。

“你……”

黄少天抢了他手里的钥匙,几句话的功夫他的手已经搭在车门上,“上车,待会儿和你解释。你能不能把我带回你家?如果我去开房或者回自己家,他们很快就会找到我,到时候事情就会很棘手,我需要避避风头。”

王杰希权衡片刻。看黄少天的行头也知道事情不小,他没想到在这儿会碰见他,而且还是在对方疑似捅了篓子的情况下。

这得是什么运气啊。

王杰希叹了口气,最终把他推到后座上。

“自己把脸收拾了,见到交警窝低一点。你太显眼了。

 

王杰希是这一场的导演助理。准确来说,导演邓复升是他的老朋友,说到底,这一次他也只是来串个场子。作为已经隐退的娱乐圈老人,他熟悉规则,人又稳重,与邓复升的交情也不浅,只当是帮个顺手忙。

“复升,”他单手把着方向盘。手机屏幕暗着,黄少天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作戏,还是真的和导演有这么熟悉。路灯的昏黄光泽一轮一轮,透过明净的车玻璃扫过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浅灰的皮质方向盘套子。往上面再找寻,是薄而不惨喜忧的唇,映过隆起角度恰到好处的鼻梁,却唯独透不到眼睛。

“嗯,突然有点事,家里让回去一趟。有时间请你吃饭…好。在路上,挂了。”

黄少天从后视镜里打量半天也看不出是谁。方才跑得太急,也正在情绪上,只觉得这个人眼熟就拦了,过后却怎么也想不起哪儿眼熟。

他抽着湿纸巾,一边擦掉粉糊一边开口,“谢谢了啊。我觉得我好像见过你,你是谁啊?”

“你还没说为什么逃跑。”王杰希四平八稳地盯着前路,“不解释清楚,我就掉头把你送回蓝雨的B市分部。”

黄少天一听,这是赤裸裸的威胁,瞬间蹭地一下直起身子就要发作。一大串文字攻击已经到了嘴边,转念又想到自己也算是半个寄人篱下,还不知道这篱笆是谁家的,只好蔫蔫地收了脾气懒乎乎泄了气地靠回座位上。

“就是不想拍了,我想睡觉。”

“说实话。”

“…好了好了!”黄少天抗争三秒,觉得十分烦躁。他很失败似的抓抓自己已经结块儿的头发,最终还是乖乖招认,“蓝雨高管换人了。”

他已经十分确定,这个人自己一定认识,奇怪的是却怎么也想不起名字。对一个疑似熟人的人交付老底,这个认识让他十分不满。

“妈的,老东西突然退位了,走了也不说一声!上来的顶头包把我档期全改了!昨晚我才睡了三个小时就被拉起来,大清早跑到横店去,说什么熟悉场地,自从这个中分怪上位,天天累得要死。他叫什么,什么鱼什么粥,呸啊!”

“喻文州。”王杰希慢悠悠地把车倒进车库,一转钥匙熄了火,从后视镜瞟了一眼顶着鸡窝头满脸怒火的人,“下车!”

“对!就是他!”黄少天气冲冲地推开门,“我给你讲,他有多惨无人道…我靠!王大眼!”

熟悉的偏分,熟悉的眼睛,熟悉的表情。黄少天怔楞一瞬哀嚎一声,“我去你不是不干了吗!退了七八百年还出来作妖,你以为你是叶修啊?!”

“后悔了?现在上车,我送你回去,还来得及。”王杰希无所谓似的抖了抖钥匙,金属碰撞的声音格外清脆,“把你交给喻文州,你自己去解释。现在蓝雨公关都在找你,这事儿明天就能上微博热搜。你不怕死,就尽管折腾。”

“…………哎你怎么这样!”

黄少天气结。这王杰希是谁啊,退位前蓝雨的商业死对头,微草的一线大导演。黄少天和他是有旧梁子的,现在落人手里,伸头也是一刀,缩头回去也是一刀,总归下场好不得,好歹自己在王杰希这儿,牺牲了也算英勇就义。

可黄少天又想了,自己粉丝千千万,他王杰希一个过气导演,自己怂他?说出去不得笑掉圈里人的大牙!

“王导,王导!”黄少天脑子转得飞快,只一会儿就理清了利害关系,转眼换了一副笑嘻嘻的样子,高超演技毫无瑕疵,“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过去的恩怨都算过去了,咱们重新开始也不算晚是吧!你这么善良的都收留我了,不如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反正也没人会想到我在你这儿,咱俩都安全!”

“别废话了。”王杰希没有理会他油嘴滑舌的一套说辞,低头从一串钥匙上解下一个来递给他,“大门的备用钥匙,出去注意点,别让狗仔跟了。”

呸,凶巴巴。黄少天把钥匙塞进裤兜,进门左右转了一圈,转手就从冰箱里顺出一盒果粒多,显得一点不认生,“我说,我睡哪里啊王导!”

王杰希的公寓不大。单身男人,太大的房子也不好收拾,他不喜欢太繁复的建筑和装修,索性就是八九十平,开放式厨房,卧室自然也只有一间。

他没有正面回答,却是转头看了看沙发,暗示意味不言而喻。黄少天顺着他的眼神一看,又惨兮兮地哀嚎开了,活脱一副反抗黑心地主的样儿:“你比中分怪还没人性!我出来跑场子,他还给我订大床房呢,王大导演这么抠,只给睡沙发,我要是翻个身掉下来摔个熊猫眼,肯定就趁机敲诈勒索你一笔,正好付了违约金,我就自由了!”

王杰希一听,只觉得好笑:“你和我睡,双人床一样挤,和睡沙发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黄少天默默地想,我可以一脚把你踢下去,独占大床!

想法终归是想法,黄少天还是勉强将就了沙发。他清楚王杰希那个性子不可能让自己睡他的床,于是七手八脚地收拾了被子枕头,弄得还像个样子就抓着浴巾跑进洗浴间。

一时冲动倒浇红牛,出门他就懊悔了。大冬天,B市零下的温度,那东西极快的就结了冰,这会儿受暖融化,顺着脸流。

他把脏了的衣裤扔到地上,脱得只剩内裤才想起来自己没有换洗衣服,于是毫不客气地抓着门把探头大喊。

“大眼!大眼!我没有衣服,借你的穿一下!”

王杰希长叹。他放下手头的事,耐着性子给他翻出一套干净睡衣来放沙发上,又翻翻找找总算找出几件还适合黄少天的衣服。他的衣码向来比黄少天要大上一号,花色也尽是冷淡风,果不其然被冒着水汽洗完跑出来的黄大明星啧啧嫌弃:“我去,王杰希你成天待在家里养老吗,你说你怎么也是一代名导演,品味太复古了吧!”

“不穿出去裸奔,我不拦你。”王杰希抖开睡衣塞给他,“赶紧换上。”

黄少天拿着笑了好一会儿才乖乖套好。浅色的裤子邋里邋遢地垂堆在脚边,黄少天提着走了两步,觉得很好玩似的抬头看他,“我觉得不出两个月,你这个裤子就要漏了。”

“收收你的计划。”王杰希满脸无情。至少在黄少天眼里是这样的,他觉得王杰希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的心情,“我能收你一个月就算不错,一个当红艺人人间蒸发,你当喻文州是吃白饭的吗。”

“你还是想想,经纪人找上门来要怎么办,我保不了你。”他看了看表,“你饿不饿?”

“我快饿死了…”黄少天丧气,“刚才的红牛一口都没喝上,中午的盒饭不好吃,我扔掉了。”

王杰希把干毛巾扔到他脑袋上,“有没有忌口?”

“王导亲自下厨,待遇很高啊!”黄少天盘腿坐直,一边揉着自己才染了不久的黄毛,余下的话被王杰希一个眼神堵回去,索性认真思考:“不吃辣,不要芹菜。”

 

 

这是他们相处的第一日。

评论(9)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