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再不产任何王喻喻王cp相关,致歉。取关请随意。

十日谈。2

CP王黄,明星黄x隐退导演王。OOC预警,注意避雷。

战线长度十天,如标题所见。

第一天。

黄少天靠在窗边上一边咬着吸管吸牛奶一边熟练地打开微博。清晨有点冷,王杰希家地暖烧得很足,他赤着脚,身上挂着乱七八糟睡了一夜皱巴巴的衣服,样子外传出去是妥妥的掉粉。

他倒是毫不介意,第一次干这么刺激的事情,他整夜都睡得浅,天一亮就醒了,顺便毫无恶意地把王杰希也叮叮哐哐地折腾起来——是他自己的描述,他饿了。

王杰希拗不过,也禁不起这人一通骚扰。黄少天就是有这种能力,他睡意丢了个七七八八,抓着头发起来洗漱弄早点。

罪魁祸首就悠闲地玩玩手机,看看消息。看起来不但不会有负罪感,反而乐在其中。

他这次其实是抱了点看热闹的心态。刚上任手底下的艺人就落跑了,这事怕是圈里头一回,中分怪即使不焦头烂额,这事也够他恶心一阵子。

他心底涌起一点别样的兴奋感。蓝雨开锅了吧?邓复升能饶了他吗?

黄少天兴冲冲地登陆,却瞧见微博出乎意料的静悄悄。

不可能。一个大活人失踪,还是一线明星,这群人能不乱?

他瞪大了眼睛反复刷新了两遍,什么也没有——蓝雨官微甚至发出了他的最新通告,显然他临场逃跑的闹剧被喻文州第一时间压下来了。

哼。这个人还有点意思,办事这么效率。黄少天琢磨着,这回真有点斗智斗勇的意思,干脆把手机扔一边打开电视,晨间新闻却是一个字也没听见去,满脑子一半庆幸一半可惜。本来以为能有一场腥风血雨,结果没想到喻文州这么能耐,圆滑着就过去了。

不过他喻文州能压一天三天五天,又能坚持到什么时候?这世界上又找不到第二个黄少天,消失个把月,看他怎么收场。即使蓝雨内部能解决,那么多剧组和综艺档到了拍摄期找不到人,一准得给蓝雨使绊子。

奇怪的是也没有人给他打电话。别说公司了,就连经纪人也跟没事人一样,他再三确认自己没有开飞行之后直犯嘀咕,那经纪人跟老妈子一样成天盯着他跑,这会儿这么消停,不正常啊。

想法转了七八个来回,他始终拿不定对策。甜香的味道已经飘出来,耳边上叮地一声响。他收了心思抬头一看,王杰希左手端着熬得黏腻软糯的清粥,右手一叠刚烤好的吐司,正从流理台后面艰难而平稳地转出来。

不得不说,早起一小时也没算浪费。整个早晨,王杰希一边咕嘟着米粥一边全程观摩了黄少天的精彩表情。这人颇有意思,表情不说完全出卖,也是把他心里的花花肠子透出来大半。

这会儿他倒是不胡思乱想了,凑过来一看早饭搭配就是一番爆笑:“我靠王杰希,白粥配吐司,中西结合啊你!”

王杰希根本不想反驳他。

我要不是摊上你这么一个活祖宗,犯得着中西结合吗。

他早饭向来吃得清淡,黄少天初来乍到,他只记得以前在一个组共事的时候,有人有意无意提了一句黄少天嗜甜。冰箱里的果酱买来一直没拆封,早上刚好让他搭着面包吃了。自己习惯了清粥煮鸡蛋,索性每样做一点,也不麻烦,两个人都能吃好。

“这是什么新养生哲学,王大仙快给我传授一下!美容养颜还是疏通经脉啊?”

他还在喷垃圾话,王杰希懒得理他。他拿着碗兀自盛粥,黄少天这会儿也来凑热闹,抹了个果酱三明治一伸手把他刚盛好的粥就顺走了,即使对上王杰希的眼神也一副不怕死的理直气壮样:“我手里拿着面包,为了一碗粥放下再拿起来岂不是浪费步骤!”

话说得大言不惭。他眼底旋过一点狡黠的明亮,仿佛熟知王杰希的脾性,依仗他不计较于是肆无忌惮的做入侵。

“今天你刷碗。”

五个字,掷地有声。

扑地一声,黄少天面包里的果酱漏了满手。他嘟嘟囔囔地伸舌去舔,腹诽一句王杰希真没人性,然后咬掉了最后一口低头吸溜白粥,被烫得倒吸冷气。

 

王杰希今天也破天荒的没去晨跑。黄少天憋在屋子里无聊得团团转,他先翻遍了王杰希的书房,拣出两本已经旧得快成古董的热血漫画来,翻来覆去看了两三遍只觉索然无味,转头又盯上了王杰希的电脑。

“我有用,别想了。玩你的手机去。”

王杰希一言道破天机。他噼噼啪啪地敲着键盘,指间动作飞快。黄少天玩不成电脑,索性搬个椅子凑到边上,顺手拿起架子上的多肉一通蹂躏,一会儿看看文档,一会儿看看王杰希。

“燎原…有点耳熟。这不是微草年底的贺岁档吗?王导亲自写剧本啊!”

他一下子来了兴趣,探头仔仔细细把显露出来的几行字读了几遍,罢了却摇头。

王杰希余光一瞥,知道他又有想法了。他仿佛无心似的,语气里偏偏还带了一半认真一半调侃,却是真的想听意见:“有何高见?”

“故事太平淡。”黄少天来来回回摇着软乎乎的椅子,毫不客气地指出自己不满意的地方。身子随着椅子摇晃也不觉得晕,反倒得了趣一样起劲:“你需要一个,嗯。激情角色!贺岁档写这么平的故事,小心砸微草招牌!”

他小动作非常多,这会儿又捏了王杰希的平光镜,装模作样的架在鼻梁上:“我跟你讲,现在大家都制造卖点,你们微草虽然有老粉用不着卖那些烂俗东西,但是创新还是有必要!我记得你几年前有过一个很荒诞奇妙的意识流向剧本啊!那个明明不错,为什么不拍?”

“被毙了。”王杰希倒是一脸平淡地阐述事实,“太荒谬的东西,难以被大众接受。”

“拜托啊!”黄少天简直无语。王杰希能这么冷静地说出口,他不知道该说他脾气好还是吐槽他不在乎,“你也不看看形势!什么年代了,文化部早换人了!为什么不再试试?你不会退隐之后真的成仙了,不食人间烟火吧!快把早饭吐出来,不要玷污了你的胃!”

王杰希无奈,手底的事不得不停下。黄少天念叨起来简直令人头大。

“行了别闹了。卧室有个老台机,你把扫雷玩通关,晚上我带你去夜市。”

这话相当于下了半个逐客令。黄少天一看他打发小孩儿的态度,顿觉不服。他一下从椅子上挺身起来试图据理力争,不料力道却没控制好,差点一个猛子栽下来。

“………”

他扶着桌子重新找回平衡,抬头与王杰希一个对视,随即自己也觉得有一点窘。于是干脆放弃争论,把摇晃的老人椅丢在王杰希的房间里跑去捣鼓老电脑。

王杰希摇着头笑起来。黄少天与几年前并无不同,演技在进步,涉圈愈深,能力愈强,人却还是这样。抛却同行竞争关系,他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朋友。

那么他的建议呢?

王杰希晃了晃腕子,光标在屏幕上一点点游移,却是关了文档,点开了另一个文件夹。

《天裂》。

他在微草最巅峰时候的剧本作品。

饶是王杰希,也觉得百味杂陈。这名字寄与了许多截然不同的东西,是他风华正茂的影子,也是转折点。

再满意也落了空。因为与当时诸多违禁因素打了擦边球,加之业内挤压,开机计划便流了产,一搁置就是四五年。

不可否认,他极擅长这种天马行空的剧情,但也不得不就此住手。微草需要的是票房和商机,需要的是合作与流畅资金链,而不是赌上资本与政界犯怵。

贺岁档,各家争锋的时候。机会难得,但是应该冒险吗?

王杰希盯着满屏密麻文字,指腹慢慢摩挲着鼠标,却是不自觉地走了神。

 

 

黄少天手速惊人,王杰希工作才到一半,他就已经举着手机跑过来炫耀一样的在王杰希眼前晃。

王杰希皱眉。这种打断的行为有时候非常拱人脾气,他现在没心思胡闹,一抬胳膊抓住黄少天的手腕便阻止了那手机再作妖,耐了性子定睛一看却是明晃晃的游戏记录。

“我已经挑破了最高级别的扫雷。”黄少天得意,“按照承诺,你晚上要带我出去。”

王杰希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转头继续干正事。

黄少天探头再看,原来还是剧本编辑,只是内容似乎大不同。

他一字一句,凝神念出声。

“留行者棍尖直指寻天石……女子瑟缩在一旁,她口中慢慢长出驼色的花……哎,有点意思了!”

他赞赏似的拍拍王杰希肩膀,一副投资人的嘴脸,“小王同志有长进!这档定名字没有?”

“天裂。”

“好…嗯?卧槽?”黄少天刚要叹好名字,脑筋拐个弯却是大惊,“怎么不按套路出牌!你还真用了?”

他感慨完,休息一秒再转个弯继续大惊,“完了完了,今年蓝雨票房不保!我这算不算变相背叛?”

王杰希转头一看,黄少天整个表情仿佛裂开一样,好笑又复杂。

“喻文州要是知道,我指不定要怎么被分尸!我靠,老王,好老王,别告诉他,你看你们微草的票房也有我一份功劳是不是!”

“你趁早回去好好拍戏,将功补过。”王杰希忍不住笑起来,随手存了更改,合上笔记本屏幕,“知道为什么喻文州没空搭理你吗?”

他不等黄少天发问,捉着那点不显眼的笑意,不紧不慢地叙述。

“蓝雨来新人了,卢瀚文。不早点回去,小心过气,你应该清楚粉丝的消费速度。”

“…王杰希。”

黄少天有点咬牙,他觉得自己被王杰希卖了,而且还在帮对方数钱。

“嗯?”

“你不要乌鸦嘴!”

 

 

 

这是他们相处的第二天。

评论(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