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

十日谈。3

CP王黄,明星黄x隐退导演王。OOC预警,注意避雷。

战线长度十天,如标题所见。

1     2

黄少天觉得,王杰希不但记仇,还阴险诡诈,处心积虑的报复人。

他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也许是冰淇淋加的淡奶油太腻,或者羊肉里的油烤得孜孜发焦,他打着饱嗝回了房子,半小时后肚子开始狂痛。

这会儿被腹泻折磨得满脸冷汗的人正扶着小腹从卫生间里跌跌撞撞的出来,眉头也皱了,嘴角也难受得往下耷拉着,一副受了活罪的样子窝着腰大声抱怨:“王杰希你是不是给我下了什么咒!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我……”

咕噜一串响,他脸色大变,不顾在门口抱着胳膊来回踱步等着他的王杰希,一转头钻回卫生间。

“早叫你不要肉和冰一起吃了。”王杰希也是有点着了急,他感觉自己从头到脚写满了冤。分明是好心带人出门透气顺便吃点东西,谁知大半夜这位大仙就开始闹肚子。但他不想解释,当务之急是怎么让黄少天快点好受起来。

他左右没办法。家里的药正缺着止泻的,他也不能放任黄少天自己闹肚子然后在一边睡得心安理得,只好徒劳地烧了热水,陪他折腾半宿。极少熬夜的王导演两个黑眼圈挂在脸上,气色比起真正生病的这位也好不到哪里去。

“别说了,都是你的阴谋!”黄少天坐在马桶圈上实在是烦躁透了。他知道是自己吃错了东西,但病号总有权利大脾气。王杰希不像老妈子经纪人那样啰嗦,否则他大概就要被气死了。

王杰希也不和他冲撞。他清楚争吵没有意义,只是耐着性子哄,“好了,待会儿给你去买点腹泻药,好好在家别乱跑。”

黄少天哼哼,压了情绪半天没出声,王杰希就在门外面等着。桌上的热水渐转温凉,他终于磨磨蹭蹭地从里面开了门,有点不好意思似的垂着头,也没看王杰希就走开了。

吊着心思的王杰希总算松了口气,走过去把凉水倒掉重新泡了杯热茶,“严重么?要不要去医院?”

黄少天一想:明星拉肚子,要是让医生认出来还了得,太丢脸了,不能去!

“不!!我很强壮的,过不了几天就好了!”

他嗓子有点哑了,说话多几分滑稽。王杰希一看,这人耳根都憋红了,大抵也是真的不想,也就不作为难。他叹口气把杯子塞到他手里,起身拿了架子上的大衣外套披上,一边蹬着鞋一边把钥匙塞到口袋里。

黄少天鼻头红红的,耳朵也红红的,窝在沙发上有点可怜巴巴的看电视,间或看一眼即将出门的王杰希。

“别随便出去。”他系上围巾,特别不放心的再叮嘱了一遍才锁了门。

脚步声渐行渐远。黄少天后知后觉,懒洋洋地应了一声,也不管对方听到没有,头一歪开始闭目养神。

 

 

 

数九天北风烈得很。清早的霜还挂着,一踩一个脚印。王杰希呵了口气,浅淡雾气慢慢散开,他吸了吸鼻子才觉得衣服穿少了,方才也没注意。车温得很慢,他一点不耽搁,看看车窗的薄冰都落了便一脚油门火速往药店开。挑房子的时候图清净,这会儿劣势全显了出来,黄少天若是得了什么大毛病,赶医院也要急死人。

往后也该搬搬家。他无意识地把黄少天划入自己的范围里,自己却没有发觉。

经验累积,惯性使然罢了。黄少天从不是他的所有物,深深浅浅的接触里这三个字连同鲜活的人却慢慢根深蒂固。片场也好,生活也罢,过去几年本是意气风发,正逢难多得的竞争对手。他有才华,黄少天也有;他有资本,黄少天也有;他耀眼,黄少天更胜一筹。

他隐退了,黄少天开始扶摇直上。明星本就比导演更上镜,他在幕后,在电视前,在娱乐头条版,看着黄少天一天天红起来,热遍大江南北,却觉得素味生活更有情趣。

有些人泾渭分明,平静水面下却千丝万缕地纠缠。

他不会预料到,也永远无法预料。捏着药盒结账的时候穿着白大褂的收银员看了看他,往塑料袋里多放了一盒杜蕾斯。

“…您是不是搞错了。”王杰希敛了心思掏钱包,一清点盒子数目便立刻看到了乍眼的暧昧包装。他有点尴尬,转念又想自己一米八的个子,看着也是二十五六的年纪,对方八成以为他已婚了。

“哎呀不要不好意思的,拿去拿去。国家计划生育政策,规定要送,我们也是履职。看你小伙子年轻火力壮的,总用得上。好好对女朋友啊!”

王杰希推脱不掉,觉得也不是什么大事,道个谢就收下了。

他也真是觉得,这套子过期了也不一定用得上。这么多年忙于工作,姑娘如流水打眼前过,有漂亮的,有温柔的,终归不太喜欢,无缘无分罢了。

外面已经开始下雪。王杰希顶着雪花走得急匆匆,药店靠路边,他担心着交警的单子,停得远了,等到钻回暖气未散的车子里,头上肩上的雪已经叠了薄薄一层,慢慢地都化了冰水,顺脸流。

他抽张纸抹了睫毛和眼皮上的水珠。受了湿的纸面慢慢塌落,逐渐包合掌心。他将那用过的攒了,忽地想起来,黄少天钻上他车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满脸未干的水渍,只是多了几分狼狈不堪,表情出奇强硬,唇角紧抿。

他太多面值得探寻,像是宝藏。黄少天灵魂有趣,又有这样好的壳子,没有任何理由让人抗拒。

王杰希一挂挡,轮胎打个转,是回家的方向。

他私生活简单,除了照顾家人,照顾自己,从未这样和其他人一起同居过。体验谈不上美好,房子里好像多了一些生活的气息,早晨也没有再程序化地晨跑,所有事情好像因为黄少天的介入而打乱顺序,可他并不反感。

他向来不拒绝新的体验,何况这也不是什么坏兆头。

 

 

经过意识滤镜美化的总是不能安放到现实。王杰希看着把客厅搞得鸡飞狗跳的人,觉着还是尽早把他送回去来得省心。

“你把那东西拿远点,我不喝,你肯定是想毒死我!打倒蓝雨台柱子,满足你不为人知的目的。”黄少天头发乱蓬蓬地大叫。电视里正放着他自己代言的广告,梳着背头面容干净的少年和眼前这位混世魔王简直判若两人。

王杰希被气得笑了,干脆放弃了强迫选择谈判:“那你说说,我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目的?”

黄少天哑火。他憋了半天也想不出一句反驳来强词夺理,只好抱着枕头当盾牌躲得远远地,仿佛受了惊的猫:“反正你休想让我喝下去!那是什么,你别骗我了,那是生化武器!”

王杰希拿他实在没辙。这药闻着确实难喝,换了自己估计也要犹豫一下再下肚——但生病的不是他。说到底黄少天逃不开,想继续健康地活蹦乱跳,这一关必须得过。

“别闹了,赶紧的。你喝下去,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休想套路我!”黄少天摆出一副宁死不屈的架势,“你拿去蒙你七大姑八大姨家的小豆包吧,我不吃这一套!”

“行,那我现在去给喻文州打电话。”王杰希作势要把药汤倒了,空着的手摸着手机解了锁。黄少天将信将疑地看他,心里的小鼓点越打越紧。

为了一杯药暴露自己,这个是不是不太值。而且要是王杰希把自己供出来,依着他的智商,肯定把他本人洗白得干干净净,到时候自己成了罪人一身黑锅,王杰希端着他那副假正经的样子看热闹?这不行,不公平!

可是那中分怪刚上任几天,他又不知道喻文州手机,拿不准就是在吓唬人。

他小算盘敲得噼啪响,面上强装镇定地等着,却迟迟不见那人穿帮。和自己的把柄固然是熬不过去的,黄少天扛了几分钟,终于在他拨出了第五位数的时候暴起求饶。

他不顾对方调笑的眼神,捏着鼻子抢过王杰希手里的药汤一口气喝了个空,罢了获得解脱一般长舒一通。后味的苦涩熏得他鼻腔发热,他不管不顾地扑过去抢王杰希手机,末了才发现对方拨的是10086。

“……啊啊王杰希!我要把你大卸八块!”

“良药苦口,你自己贪吃怪谁。”王杰希风轻云淡地躲开,顺手扔给他一板果味牛奶片,“电影也不要看了,好好休息。”

药也千方百计的被灌到肚子里了,黄少天也觉得有点乏。冬天是睡觉的好季节,他把自己包成一个球,暖乎乎地躺了会儿,将睡不睡的时候突然开口。

“王大眼。”

王杰希正核对着微草送来的主演名单。他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抬眸看向出声的人。后者闭着眼,仿佛做了梦,口中悠悠荡荡的不遮掩,尽是胡言。

“你是个好人…我想睡大床。”

“你睡着了。”

王杰希言简意赅,认定黄少天在说梦话。

“我想睡大床…”

他哼哼唧唧地翻个身,再次申诉请求。

“……”

王杰希无言。黄少天已经睁了眼,炯炯地看他。四舍五入也是一尺七八的男人,窝了两天沙发,他实在憋屈;这会儿又吃坏了肚子,怎么睡都不舒服,他根本伸展不开。

他总结式地认真考虑了一下黄少天的请求:向来不往家里带人的习惯先被破坏了,早七点准时起床晨跑的活动也断了,再不爱吃甜那果酱都拆了封,这会儿让黄少天享受一下的大床好像也不为过,何况他还病着。

“起来,我帮你挪窝。”

他像之前的那么多次那样,放下手头的工作,顺了黄少天的意。

生活给人的轨道大多情况下出乎意料。大概是天生合适,日后王杰希再想起这段相处,只觉一切巧合都不过分。与一位契合的人相处久了,会觉得彼此忙碌不算什么,越界相爱也不算什么。任何坎坷,冲突,争吵,乃至崩裂,在让步和互相容忍的生活面前都变得微不足道。黄少天总使人有这样的勇气,他自己也具备这样特别的个性。遇到,便会长久。

 

 

这是他们相处的第三天。

 

(结尾弄得像要到此结束似的…为了赶紧开上车,加进度啊。)

评论(9)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