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

十日谈。4

CP王黄,明星黄x隐退导演王。OOC预警,注意避雷。

战线长度十天,如标题所见。

1        3   

加个tag是不是好一点,就加在底下了,方便食客。

是时候来一点八点档言情剧式狗血了。

 

难得放飞姿势,黄少天一觉睡到地老天荒,直到太阳升得老高才打着哈欠醒过来,伸手摸摸身边已经空了,床铺凉凉的。他长长地伸了个懒腰,睁眼一点一点把意识集中起来,然后一翻身捉起手机解了锁。

却不是好看的壁纸。王杰希显然趁他睡得熟擅自征用过他的手指,白底黑字的备忘录明晃晃地挂在屏上。

“早饭记着加热,外卖单在茶几上。药按时吃,我晚点回来。”

大忙人王导演一大在又去搞工作了。大概是怕自己看不到,那么就姑且原谅他擅自动用自己的手机吧。

黄少天叽叽咕咕地在被子里腻歪,赖了好一会儿床才爬起来,顺便把王杰希的枕头蹂躏得乱七八糟。他眯眼对着阳光观察半天,觉得今天是个好机会——正主不在家,正是翻身人民把歌唱的好时候。别说小打小闹,就是把这房子掀翻了,谁能奈他何?

他踢踏着暖乎乎的棉拖,从卧室到洗手间,再拖拖拉拉地挪到餐桌。早饭看起来不错,蛋羹蒸得平滑弹嫩,他挖了一大勺,一边咀嚼一边愉悦。王杰希把牛奶打到了蛋羹里,也许还有一点蜂蜜或者白糖,甜而不腻。饶是黄少天嘴巴被惯得挑剔,也是觉得意犹未尽了。

他把剩下的简单地热过,转眼又看见盘里剩几个砂糖橘,于是一并拿了直奔王杰希的书房——比起吃,他有更重要的打算:那笔记本他可觊觎好久了。

大抵是出于工作需要,王杰希买了顶配机。这电脑显卡一等一的硬货,处理系统也流畅得紧。画质爆炸,速度还没得说,黄少天光是看看就觉得动心,又怎么能放过这等好享受。

不玩游戏简直浪费!

不过王杰希是没有玩游戏的习惯的。黄少天想着,这没关系,他整天都不在,自己有时间下载。于是他兴冲冲地摆弄几下,右手握上鼠标娴熟地来回试了试手感,心底跟着一阵兴奋。王杰希似乎在家没有设防的习惯,开机完全不用密码:他想,简直天助,必须好好爽一把。

他扶着椅子一蹬地,转轴便呲溜呲溜的响,人也就跟着兜了个圆圈。平时忙着拍戏现充,根本没什么时间上线,这会儿刚好安装了看看自己的老装备,和公会的人下下本,岂不美哉。

结果等他高兴够了,早饭也吃空了,橘子也剥开了,回头一看加载条却是一点没动。

黄少天纳闷。他扔下橘子仔细一看,王杰希的浏览器没登陆用户,无法获得应用下载权限。

“我靠啊!”

黄少天一拍桌子,想怒又没理由。本就是做贼样背着王杰希玩的,于是他又觉得王杰希实在太狡猾了,简直是到了老奸巨猾的地步,可恶。

他仿佛泄了气的皮球,自讨没趣地在王导演的转椅里瘫了好一会儿,这才蔫蔫然地扶着桌沿站起来。太可惜了,太可惜了。他脚步沉重,跑到流理台把沾着蛋花的碗丢到水池洗了,翻回头去又颇是不甘,脑里想扳回一城,索性就抱着电脑趴到床上看起漫威的电影。

看腻超级英雄就换科幻大片,总归就是特效越炫酷越好,过瘾。

至于止泻药——黄少天回想了一下昨天的口感,顿时无比抗拒。谁要喝那种东西!反正也好多了,等会儿悄悄把药袋处理了。王杰希回来也发现不了,他总不能扒着嘴巴闻味道…那也太恶心了!

他觉得这个画面十分恶寒,甚至令人汗毛倒立,于是打散了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专心看片儿,一直看得头痛眼睛痛,爬起来看看表,才发觉其实也没多久。

老王在家的时候,好像时间过得没这么慢啊。他托着下巴放空了一会儿,顺便在脑海里把王杰希的形象勾画一遍,一只胳膊又觉得酸了,干脆换个姿势大字铺开霸占了整张床,然后得意洋洋:看到了吧,天哥说睡大床,他王杰希一个不字也不敢吐!

于是他把本来就乱的被子滚得更乱,留下一堆乱七八糟的褶皱,也不管善后。窗外今日似乎明亮得过分,黄少天想起来,B市昨天一夜大雪,必定是积了厚厚一层。他忽然又有了主意,挑着王杰希给他准备的衣服,从里到外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他要出去玩了。

黄少天自小在南方长大,见雪最多的时候是影城里的棉花和人造冰。那东西太假,落在身上没一点份量,他一点不喜欢。遇上道具组差劲的时候,棉花毛呛得他打喷嚏,可还要忍。NG太多,饶是再大的腕也要受脸色,他反感这样的氛围。演员的基本素质却教他自然而然地应付,要什么样,便有什么样。

还是王杰希这里好,不讲究。黄少天想着,翻了翻却发现自己没有厚实的外衣,便毫不客气地抓起昨天王杰希穿过的大衣比划两下。围巾被对方拿走了,他来去看看也没什么可挡风的,索性就把拉链提到顶头,半张脸埋在软乎乎的领口里,也不算冷。

袖子蛮长,黄少天握个拳刚好连手指尖一起藏进里面。他低头看看,觉得衣服上全是王杰希的味道。不过他也不太嫌弃,将就着吧。

他开开心心地出了门。电脑还在床上放着,拖鞋摆得歪七扭八,没人会在意。

处处都是灵动的痕迹,比起一丝不苟更温暖。分明极近距离的接触只有两三天,可王杰希偏偏能默许他搞乱房间,放肆折腾。他知道黄少天喜欢和自己唱反调,也知道黄少天其实很会生活。再耀眼,他也是个普通人,王杰希清楚他的真实,他与黄少天有奇妙的默契,所以他接纳。

 

 

黄少天在外面逛游了半天,冷了,也饿了。天色渐晚,冬日本就昼短夜长,他捧了热乎乎的果茶一步一步溜达着回家。耳边咯吱咯吱不停,是雪花里的空气被硬邦邦的鞋底逼出来,于是无数细小个体紧密相拥,揉得彼此脊柱作响。

他觉得自己鼻头好像被冻僵了,嗅觉也变得迟钝起来,直到路边卖烤红薯的推车吆喝着过,香甜气味才引得他追寻。不过三两分钟的功夫,那一双手上套了王杰希的皮手套,挂了一杯滚烫的芦荟鲜果汇,这会儿又执着皮都烤焦的吃食,满满当当地暖和得出汗。

王杰希还是没有下班。他拧开锁,脱下踩得湿漉漉的鞋子,把冒着寒气的外套原样放好。估计着那人还有一两个钟头就该回来了,于是急匆匆地跑到床头柜里去翻药包。

这一找了不得,随之出现的不光常备药,甚至还有安全套。

黄少天愣了愣,一时没能反应过来。片刻的功夫,他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伸手把那纸盒子掏出来握着反复瞧了半天,甚至拆开一个确认——不是恶作剧糖果,不是错误包装,货真价实的套子,弄了他一手黏腻。

卧槽,王杰希有女朋友了?

黄少天举着沾满透明液体的手指,再低头看看包装盒上缠绵的成人图片,只觉得一阵天雷滚滚。

这也太突然了!那自己在这儿岂不影响他办事?而且老王动作怎么这么迅速,都到了这一步了?简直不可思议,之前也没听说他脱团啊……不过这人向来不爱招摇,还真说不定交了个秘密对象!

怪不得他老说要把自己出卖给喻文州,原来是自己不知情耽误人家交流感情了。黄少天脑袋里弯弯绕绕了半天,既觉得有点对不起王杰希,又不免吃惊。粗略算一算,王杰希年纪也不小了,搞这档子事也正常。他也是个男人嘛。

他赶紧七手八脚地赶紧把东西全塞回去,也不顾什么伪造喝药证据了,而是决定迅速转椅战略位置:这儿呆不下去了他还可以去孙哲平家里避避难,那人家里房子不止一套,借来租十天半个月大概还比较好说话。

他二话不说,掉头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又发现没什么可收拾的,转两圈突然发觉自己竟然不知道该干点什么,只好凑合凑合给王杰希把床单扯平了,枕头摆得还像那么回事,坐在床边考虑半天又觉得不能让人家对象误会,于是把临时买的塑料拖鞋也一并拿袋子装了。他已经完全计划好,晚上和王杰希打个招呼,明早就撤。他可无心破坏别人的私人感情——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

以至于对方回来的时候黄少天整个人坐立都尴尬,闷在屋子里有点烦躁。他觉得出去恭喜有点突兀而且咋呼,事实上他也没什么心思恭喜,就是想着这老王要是真搂着他女朋友回来,自己不得成一个巨大号电灯泡,锃亮。

王杰希显然是冷得厉害,进门的时候带了一身寒气。他一边搓着手缓解僵硬一边忙着换鞋,略略一扫却发觉少点什么。

黄少天的人字拖不见了。

王杰希发觉不太对。他停下动作,转头又看见架子上的外套口袋湿了一片。王杰希一摸,皮手套冰凉,是抓过什么湿冷的东西,染得口袋也受潮。显然黄少天出去过,而且回来不久。

嗯,这怎么回事?王杰希眉头皱了皱,心里开始琢磨。难不成这人想通了,打算走?没个预兆,有点突然。不过他逃跑的时候也是这样突然,说不好是不是一时兴起。

他一边脱掉笨重的羽绒服,压不住想法于是试探性地开口,声音略比平时提高了几分:“黄少天?”

没人应声。

有点反常。王杰希暗自想,却没急着找人。他放弃先洗热水澡的想法,在客厅四下转了转,最终在垃圾桶里发现喝了一半被无情扔掉的果茶——剩余部分还是温热的。

这就是没事了。王杰希松了口气,倚着墙往里屋说话。

“出来,我有事和你谈。”

一阵悉索。黄少天不知道在做什么,磨蹭半天才从卧室溜出来,却是穿戴整齐,鞋子脏兮兮的,手里提着透明塑料袋,里面赫然就是失踪的那两只鞋。

这下轮到王杰希一愣。他沉默地看了对方一会儿,猜得透目的,却猜不透意思。

他微微低头与黄少天平视,企图判断什么:“想回去了?”

“……呃,大眼,王杰希。“黄少天似乎是知道了什么奇怪的事情,整个人气场都十分僵硬,”这几天是我打扰了,我也不是故意的…你不早点说,你要是说了我肯定就不会来找你了!哎,算了算了,我明天就走,租个房的钱还是有的!”

他这会儿肢体动作倒是丰富了,却让王杰希觉得莫名其妙。

“…嗯?说什么呢,什么说不说的?”被误会的人一头雾水,揣着错误想法的却觉得他在掩饰。毕竟也是私密的事情,黄少天决定保护王杰希的合法隐私,于是连连摆手。

“我知道我知道!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圈里人都这样,我懂!”

“…………你知道什么?”王杰希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觉得并不烫手,对他这个态度就更加奇怪:“想回去直说,又不丢人。这事就当没发生过,下次不要随便罢工了。”

黄少天一听,王杰希竟然这么大度,对自己不小心掺和进来的事情毫不在乎,于是也松了口气:“哇老王,没想到你是这种好人,太够意思了!”

王杰希想着,他应该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要去办,自己也没必要阻拦,也就只当他一番话是在表达借宿的感谢。

本来还考虑着他会和蓝雨那边不接轨,这下就好办了。王杰希便觉得,台本日后再给他看也不迟。

“行了。既然你要走,我明天就和喻文州亲自谈吧。药吃了没有?”

“啊?吃了,吃了!”黄少天一阵心虚,各种意义上的。好歹话题是转移了,不过这谎话没有草稿,只要王杰希查一查,他准保露馅。

俗语讲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古话向来不欺人,王杰希根本不用查,过来盯着他看了半天。距离压得有点过分近了,黄少天从他眼神里也读不出什么,只好竭力发挥演技——直到笑脸挂不住,这人才悠悠然地退回去,板上钉钉地下结论。

“你撒谎。”

“………………”

黄少天再次泄气。果然和同行是不能卖弄的,他做这么多年导演,关于怎么演戏应该比自己还清楚。王杰希已经进屋去拿药盒,他知道又是躲不过了。一想到那个又苦又涩还带点酸的黑汤,别说喝下去,就是看一看样子,也要起一层鸡皮疙瘩。

不过王杰希每次总会给他点小零食作为补偿,苦口两分钟,好吃半小时,还不算亏的。黄少天难得没有折腾,安安静静地等待来自药汤的审判,对方却一去就没了声音。

黄少天一反常态,闭着眼催他:“王杰希!好了没,水都开了!”

这回却换王杰希没应答。半晌过去,他终于捏着盒子出来,脸色奇怪。

“你今天,去干什么了。”


这是不太和谐的第四天。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