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再不产任何王喻喻王cp相关,致歉。取关请随意。

十日谈。5

CP王黄,明星黄x隐退导演王。OOC预警,注意避雷。

战线长度十天,如标题所见。

1     4

王杰希现在非常反常。

黄少天很是笃定自己的想法。此刻他背着松松垮垮的书包,头上反扣着一顶嫩黄色皮卡丘帽子,手上抓着书包带,活脱像个准备返校的年轻大学生。他百般无赖地垂首观察着条纹地毯的材质,间或拿鞋底蹭蹭;过会儿又看看一旁表情不同以往的人,心里有点七上八下的不安定,偏又不想先示弱叫对方看扁了,只好让各种话头在脑海里打个转,然后再吞回去。

王杰希从昨晚开始,就对他有点冷冷淡淡,甚至比起初来的时候更有距离感。黄少天从小养了习惯,睡觉一定要抱点什么才算踏实。王杰希家里没有等身的大枕头,更没有什么玩偶,偌大的床上除了黄少天和被子枕头,就只剩一个一米八一的成年单身男人。于是对方勉强纵容他的小毛病,反正也是同性,抱抱没什么。

谁想第二天吵完嘴就变了样,王杰希临睡前真的塞了个软乎乎的枕头过来,然后自顾自躺得安详。

黄少天抱着鼓鼓囊囊的棉花枕,心里不免有点迷惑。他想,自己好像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吧。难道是王杰希的女朋友吃味了?可他昨天的确是不知情啊!何况对象吃醋了就同自己打个招呼,也不是多大的事,何必这样摆脸色。

难道还有别的事自己没注意?

他乱七八糟地想了一通,最终还是推了推王杰希的后背,开口竟不自觉带了点小心的意味:“大眼!怎么啦?”

王杰希不做声。他沉默一会儿,最终还是挨不过对方一遍遍的询问,便决心讲清楚。于是他回转过来,对上一双迷茫的明眸,眼里尽是严肃。

“黄少天,你私生活我管不着,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你的处境,不要幼稚得跟小孩儿一样,不计后果。”

黄少天一听,大惑不解,甚至觉得自己简直是莫名其妙地背锅。毫不夸张,他满头问号简直可以化作石膏,一个一个戳在王杰希那张不论做何事都能保持波澜不惊的神奇的脸上。

“什么东西,王杰希你说什么,我听不懂,什么私生活?”

王杰希还是一脸冷漠样地看他:“你自己的事儿,用得着装傻吗。”

这话说得黄少天晕头转向。什么装不装傻,他连对方话里的意思都听不懂,装傻更是无稽之谈。他此刻没急着去追究,也无心深思,反倒是王杰希的态度让他骨头里先着了火:“王大眼你搞什么这么凶!不就是我打扰你了吗,反正我明天也走了,你说话能不能不要东扯西扯的,语气也很难听!”

什么你的我的。黄少天一串话凶回去,自顾自地想,王杰希这个臭屁性格,他女朋友竟然还能受得了!真是受苦了,好好的小姑娘非要想不开!

王杰希根本无心和他吵架。他现在非常不冷静,一想起被拆封的盒子和失踪的套子他心里就涌起一种非常复杂的感觉。黄少天出门,套子就不见了,事实显而易见。泄欲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但他现在属于蓝雨的通缉的对象,而且是人气明星!外面的人鱼龙混杂,他这件事做得实在是太草率了。

但感性用事毕竟要分时候,他不想临送别前闹得不愉快。更何况日后和黄少天见面合作的机遇还不少,搞坏了交际并没有什么好处。

“好了,睡觉吧。”他干脆也不计较了,只是叹着气,一拉被子给黄少天裹个严实,只露一个脑袋,头发蓬乱,看起来软软的像只树袋熊。

对方还想继续连珠炮似的说点什么,但他没法接受对方所谓的理由。任何说辞在证据面前都只是强装好听的借口罢了。

 

 

黄少天纵然是在气头上,从内心不平到渐渐睡着也不过七八分钟的事。他闹得实在是累了,药效的后劲儿上来,情绪抵不过困意。王杰希辗转反侧,翻来覆去地难以入眠,这人却是呼吸声均匀,很快便睡得无知无觉。

最终他还是阖了眼,慢慢沉入安宁的夜晚。大概是日有所思便夜有所梦,他只觉浑身轻飘飘,仿佛骑在云端上。迷雾厚重,他探出指尖觉出如水般凉,层层拨开后却又是口干舌燥。

黄少天正在他视线内与那无面女人辗转交合。鱼得了水便是贪婪的,那女人只管捏着嗓子浪叫,白藕样的胳膊攀紧了他汗水纵横的背肌。

他想,大概梦都是自带滤镜的,黄少天沉迷情欲的脸看起来竟有种别样的真实。他看着对方红红的耳尖,红红的眼角,想着黄少天蜷缩在被角里的样子,突然就说不出话来。他只是眼睁睁的看着黄少天如何放肆动作,胸口如何起伏,喘息如何粗重,又是怎样绷紧了身子失神地高潮。

他想,真荒唐,他竟然觉得高潮的黄少天好看,而且看得自己喉头阵阵发紧。

他一抖,惊醒。荒诞而不切实际的感觉慢慢从四肢百骸汇聚,他滞神一瞬,也只是苦笑:毫无悬念的,自己硬了,却不因为梦里放荡的活春宫。他真是鬼迷了心窍,不对白嫩的女人动心,反倒一闭眼就是黄少天抿着唇专心冲刺的脸。

而迷乱梦境的主角之一正扔了原本被强塞过去的枕头,从后面搂了他的腰,以头抵背,鼻息平稳。

最后如何解决,不得而知。黄少天对此也是毫无发觉。直到此刻,他坐在王杰希的旁边,对昨晚身边人的异样依旧不知分毫。车速八十迈,他一边看着窗外飞速掠过的景色,一边耿耿于怀。

“喂。”黄少天还是决定先开口打破僵局,“你找个出租车多的地方把我放下就行。”

王杰希目不斜视,也不说话,只管兀自开车。

“…王杰希。”

黄少天没辙,只好郑重其事地重新唤他的名字。

“嗯。”

这你倒是应得挺快啊!!黄少天愤然。他数不清这几天被王杰希气到几次了,这人真是和叶修有一拼——后者明着气人,前者暗着添堵。

他重申自己的意见:“我说,你别开了!现在就把我放下去!”

“这是高速,你想停就停?”王杰希稍稍把车速放缓了点,“我把你亲自送回去,昨晚就说了。”

黄少天一听,发觉自己好像被对方摆了一道,可对方又理直气壮的让人无法反驳。他后知后觉地警惕起来:“回哪去?我告诉你王大眼,你不要仗着自己熟地形就乱来!我可以告你拐卖人口!”

“得了吧。”那人却把着方向盘拐了个大弯,“我再私自留着你才是真的拐卖人口。”

 

 

王杰希提着气呼呼的黄少天踏进蓝雨大门的时候,喻文州正倚在办公椅上不紧不慢地翻着文件夹。门声响动,他循着来源抬眼一看,也不见吃惊,好似一早便有预料样地,眼角的笑意一层一层慢慢深下去。

“王导。”他捏了薄薄的框子摘掉眼镜,手撑一撑椅子便直起身来,从容地缓步绕过了桌子,明是看到了黄少天却只字不提,只是伸掌客套,将气氛掌握得不温不火:“百忙之中能抽出一点时间来分给蓝雨,我们很荣幸啊。”

“喻总客气。”王杰希与他握了握手,语气是素来的平淡,“这次来,不光是物归原主,我也希望能借此机会与贵公司详谈一下剧本的事。”

黄少天站在原地一百个郁闷。左边是老奸巨猾王杰希,右边是城府大拿喻文州,他哪个也占不到便宜——准确来说,是一个不落全得罪了。这个节骨眼上他也没法说什么,这两个人碰到一起简直就是一部活生生的商战片,气场无声碰撞挤压,足以碾压其他任何配角。他不想参与这样修罗场一样的交谈,便闭了嘴巴把自己设定成中间那个能环顾三百六十度的全自动摄像机。

喻文州也完全不介意这位沉默的旁听。黄少天早晚要知道这事,不如现在让他就了解个清楚,也省去许多周折。

“此行的目的,喻总应该已经知道了。我认为这个角色,黄少天能够非常完美的驾驭。”王杰希也不多废话,拉了椅子坐下直切正题。

“王导的剧本我看过了。不得不承认,非常出色。”喻文州仿佛诚意十足似的,笔尖敲着合同书的一字一行,口中所讲却完全不提合同条款,“这对于我们蓝雨来说。当然,我想王导也清楚,这次安排给少天的是反派角色。我们从不阻碍演员戏路的拓宽,但这后续的影响……”

喻文州后话却没有再出口,言下之意无需再挑明。王杰希也不是新手,这一串省略大抵能明白:反派角色若是演得活了,是演员的实力出色。同样的,一旦演得活了,观众便容易扩大仇视范围。换言之,黄少天正是大红大紫的时候,国内娱记都盯着他当肥肉。黑粉煽动之下,难保不会被凭空捏造出什么负面新闻来。

眼下正是卢瀚文出道的年头,加上黄少天大体的包装路线已经成型,搭在一起互相发展再适合不过。蓝雨原计划是打算将他和黄少天做个捆绑,分一分黄少天的舆论压力,也让卢瀚文聚一聚人气,毕竟粉丝总是容易爱屋及乌。与微草合作贺岁档是个绝佳的机会,话题卖点够,演员本身也很有热度,唯独这角色的定位,实在让人颇有些有心无力的意思。

喻文州需要考虑的东西太多。毕竟蓝雨里的形势,他作为半个当家人物心底明镜儿似的清楚。魏琛才走,黄少天又赌气落跑,管理层的人对他已经颇有微词。邓复升倒是没太作为难,摆摆手只说尽快解决,不耽误后期就好,总算让他肩上的压力轻了些。

机遇要抓,但一定要保证收益最大化。

那两人还在来去交涉,谁也不肯多让一步。黄少天百般无赖地捻着沙发套上的细小绒毛,耳边的对话轻飘飘的,他根本不怎么在意。

他整个人只有一个想法:不想回去,需要休息,不想重新接档。

“少天,你觉得呢?”

突如其来的点名。黄少天也不遮掩自己的走神,语气漫不经心:“我没什么可觉得,反正都是你们做主,是吧喻老板。”

喻文州只是笑了笑,他自接手蓝雨就清楚对方与自己不对盘,因而并不计较黄少天的脾气:“既然少天意愿中立,我也建议王导不如暂缓一下合同签订的事。我们蓝雨一向尊重艺人的自由选择,王导比起与我交流,不如多与少天沟通。”

话说得一半被人刻意顿了顿,喻文州的目光慢慢移到那青年身上,方才谈判时的气势被全盘收敛。

他眼神里多了几分诚挚与肯定。

“毕竟,黄少天才是真正的主演。”

 

 

王杰希与黄少天在蓝雨门口分道扬镳。彼此之间实在没什么好谈,且不说剧本如何,就吵架的事两个人都还各自膈应着,想法根本不合拍。何况黄少天这阵已经放弃垃圾话攻击——他简直想直接发动物理攻击暴打王杰希。他暗自腹诽,还真是当初怎么带回去,现在怎么带回来。那喻文州人精似的,又怎么能放他跑第二次,留在蓝雨即这意味着他又要重新投入无穷无尽的工作里去。别说真正去做了,就算是想想也够生气。

他一肚子一脑子的怨气,碍着形象问题不能在公司里折腾,只好没好气地给王杰希摆了一路臭脸。到了门口直接翻过去一个大白眼,道别的话不讲,也不看王杰希的表情,意思意思把他送到地方转身就径自回去了。

连蓝雨的保安也跑出来看热闹。王杰希脸上挂不住,这时候是像个茶壶了,有饺子也倒不出来。

来来往往的行人三两驻足,甚至有目睹了全程的小姑娘,胆子大些的跑上去拍拍他胳膊,仿佛替他排忧解难似的:“哎不要叹气啦!男朋友生气要哄啊,在一起多不容易!”

“……”

王杰希想,自己对象要是真跟黄少天一样,这日子就没法过。

分明是黄少天自己有回来的意思,结果进了门就翻脸不认人。王杰希也不知道是哪里没沟通好,转念又想反正从套子的事开始就一直沟通不好,也不缺这一会儿。

这位难沟通的人现在正瘫在喻文州办公室的沙发上,心情乱糟糟,形象乱糟糟。他这会儿也不觉得中分怪有多讨厌了,好歹这人刚才在老王面前给自己留足了面子,退一万步讲自己总得领情。

“他家不错吧。我听说王杰希做得一手好菜,少天很会挑人啊。”

黄少天正赌着气:“算了吧,别提他。我都被遣送回来了,听你发落。”

他还想继续说点什么,可实在找不出别的话题。分明就有一个现成的好料,可他憋了半天,愣是把王杰希有女朋友的事生生从嘴边憋回了肚子里。他不想让喻文州调笑,因为他隐隐地知道自己将会以什么样的语气来讲出口——更令人反感的是,他没法控制。

他作为一个演员,竟然根本没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这种自我感觉很糟糕。一想起老王脱单,黄少天就觉得心烦,到底在烦躁什么又说不出。

来来去去的躁动让他自己也觉得麻烦,索性就选择不听不看不想,把杂念从自己脑袋里彻底剔出去。

就当是度个短假。他终于拾掇好了思绪,腾出心思来抬起眼皮瞅瞅喻文州,却发现后者正以一种了然的目光看着他。

“少天,”喻总裁仍是那副表情。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即便他能猜个七八分,也并不想太早戳破:“工作的事,最好还是不要带私人情绪。或者你先解决了情绪,再回来工作,刚巧小卢初来乍到,需要适应环境。”

“作为前辈,要树立榜样啊。”

 

 

 

好像在冷战的第五天。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