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

十日谈。6

CP王黄,明星黄x隐退导演王。OOC预警,注意避雷。

战线长度十天,如标题所见。

1      5


少了黄少天的房子与以往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大不同。纵使再热闹也不过四天半,不论是回头看,还是向前望,在千千万万个日子里实在不值一提,仿佛眨眨眼就过去了。

王杰希只当这几日相处是半路突然冒出的插曲。他一如既往地早起,一如既往地外出跑步,然后在半路上气喘吁吁。几天不动便丢了节奏,果然有些习惯是不能中断的,一旦从本来的轨道脱离了,就容易一去不归。

再继续锻炼的心思是没有了,他改变主意,匆匆地擦了汗随便找个长椅歇了会儿。早起的冷空气冻人口鼻,他微微将唇张得分开了些,一点点平复呼吸,尔后沿街绕两圈,回家。

今天没有什么特别忙碌的安排。一切就绪,只等蓝雨那边的合作消息。融资方已经洽谈完成,他感到一阵轻松。

那么眼下需要攻克的,就是黄少天应角这一个大关了。

这一关最好办,偏偏也最难过。王杰希思考着,也许应该约出来吃顿饭,或者找个星巴克之类的地方,点杯咖啡坐下来慢慢谈。但他很快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和黄少天是没法慢慢谈的,一味拖长战线只会适得其反。他是想好好和解一下,但还得顾忌着吵了架的事。事后回想,他其实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要吵架。这一次理智没有占到上风,说到底:黄少天到底有没有约炮,和谁约了,结果如何,和自己并没有太大关系。

但他就是觉得膈应——心底有一块儿什么东西被狠狠地敲了。其实他清楚,这根本就不算什么,自他大学开始,翻墙出去约炮的事太常见,在演艺学院里几乎就是公开的秘密。他没权利要求黄少天洁身自好,在这次之前难保没有先例,这次之后也不一定就会因为一次争执而适可而止。黄少天依旧该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而他反倒成了最多管闲事的人。

王杰希拎不清这些感情套路。他对这些太缺乏经验,甚至意识不到对同性也可以有一种叫动心的情绪。

以至于不论是在回家的路上,还是消遣时刻的八点档综艺;要么是王杰希自己无端发散地去想,要么是黄少天自己从电视里的各种广告节目里冒出来。总之他忽然发现,自己的私人空间,以及原本按部就班的规律,现在完全被这位借宿几天的不速之客打乱了。

他看着黄少天在一群主持人中间从善如流地应付左右,脸上挂着阳光耀眼的笑;看着黄少天以夸张动作捧着塑料瓶,里面是花花绿绿的饮料,张口闭口把台本的宣传词演绎得惟妙惟肖,直教人光看着他薄薄的唇就感觉食指大动。

王杰希知道,蓝雨为他包装的形象就是典型的开朗大男孩儿路线,尽管黄少天本人有数不清的喜怒哀乐,但大众却要求他必须被套死在一个标签里。这是他的壳儿,而王杰希恰巧有幸掀开一角,窥得其中真实的美妙。

他想起黄少天对自己的恶作剧,四天半的时间里这成了他的乐趣之一,每每成功便会得逞地笑。不用计算笑成什么样最好看,不用作完美的演出,那才是他最好的样子。

正因为他得以见到,并且真真切切地与黄少天相处过了,才敢放心地把自己创造的角色交给他。

王杰希发现自己分给黄少天的注意力太多了。他怔了好一会儿,脑子里斥满了乱麻般的想法,想着黄少天的好,又讨伐他不检点的事,实在是自相矛盾。

于是他干脆放弃想法,打定主意给黄少天发短消息。只是对话框里的内容几经变换也没发出去。

其实就一句话的事,他不知道中了什么魔,竟然要考虑得这样多。

 

 

最终他还是把黄少天叫出来了。东来顺的火锅,羊肉味道很正。他看着对方像个小动物一样埋头咀嚼,嘴巴塞得满满当当。鼻尖上的汗珠亮晶晶的,吃得热了又脱掉外衣,里面的高领本来是蛮好看,这一下却成了束缚。他也不管,随便拉了拉权当了事,罢了拍着溜圆的肚皮又叫了两听啤酒,这才抬头有了点和对方交流的意思。

“什么风把你吹出来了,老王同志?”他打了个长长的饱嗝,隔着热气腾腾的火锅在一片朦胧里捕捉王杰希的表情。充足的肉食滋养彻底填平了他心里对这人最后的一点成见,现在终于是肯心平气和地面对面。

“搭了一趟西北风。”王杰希随便应了一句。黄少天的嘴巴被烫得红润,这会儿还没消下去,看起来十分好亲。他压下自己莫名其妙的冲动,十指交叠放于桌面,一改了平时端端正正的样子,稍稍倾了身子直视黄少天的双眸:“角色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

对方一听,果然如预料一般跳起脚来对自己指指点点:“…鸿门宴啊!王杰希你竟然想一顿饭就把我忽悠去给你干活,太便宜了吧!”

黄少天话虽是这么说,但他其实对这事儿真没什么意见。业内人员谁不知道王杰希的剧本好,向来都是微草向艺人们抛橄榄枝,能得到机会就已经不易。王大导演亲自出山请人,这要是传出去,黄少天身价又能翻上几番。

他自己当然也清楚,这邀请是个什么分量。只是凭着私交混熟了,他才有资本坐在这儿和鼎鼎有名的微草当家人物讨价还价,甚至是互打嘴炮。旁的不说,单各种意义上讲,他不仅和对方同居过,而且连王杰希的床都上了,还怕什么。他想,总不能平白让自己蒙冤,必须扳回一局来。

“…行了。这回的事是我不对,但这个剧本,我还是希望你最好能认真对待。”

黄少天一听,语气有变,一肚子主意瞬间就翻上来了。他朝对面一本正经的人眨眨眼,继续得寸进尺:“你把前半句话讲详细,我马上就和你签合同!”

“不要太过分。”王杰希从不随意给别人进攻的机会。他脸色稍微沉了沉,警告出口,却对黄少天毫无作用。

“省省吧老王!你那个表情也就拿来骗骗微草小朋友,而且你要分清楚,现在可是你求着我。”他眼神里又带了惯性的狡黠,仿佛偷到了肉腥的狐狸,偏偏比起狐狸又不那样奸诈,“还有前天,什么私生活,什么装傻。你不解释清楚,这事免谈!”

黄少天何其聪明,只一下便戳破了他堪堪挂在面子上的强硬。王杰希左右没法子,毕竟签字的手在黄少天身上长着。当下最好的办法,唯有妥协,何况他也不吃亏。

于是他稍稍组织了一下语言,尝试把自己印象里的事实陈述清楚:“三天前你不是出去约人了吗。也没有什么丢人的,但你做了不承认,而且顶着风口浪尖出去开房………你必须明白,在我这儿,如果被人抓着见报,你和我都不好收场。”

“约人??约什么人?”黄少天大惑,甚至声音都大了些许,“王杰希,醒醒,我那天出去散步了!你不在,我无聊得很,正好外面下雪了,出去体验一下堆雪人的感觉!我还买了烤红薯吃,你要是非得说我约人了,那就是约了烤红薯的大叔吧!”

王杰希皱眉。他沉思一会儿,还是不解:“那我床头的套子怎么少了一只。”

“什么套子……啊!那不是你自己用掉的吗?怪我干什么!”

黄少天恍然大悟,他以为是王杰希自己开了脑洞,却万万没想到罪魁祸首是一只安全套。

“我没用。”王杰希很诚恳地否认。

“别开玩笑了!不是你难道还能是我吗?我连女朋友都没一个,用它干什么,当气球吹了解闷啊??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脱团了啊,还约人……跟你讲,你天哥私生活干净得很!快收起你龌龊的想法来,没想到你是这种大眼!”黄少天愤愤不平。

王杰希被他砸了一通连珠炮,却敏锐地在其中抓住重点:“我脱团?你听谁说的?”

黄少天一脸瞒不过自己的样子,朝他一个劲儿地做表情:“还用听说吗,都到了用套子的地步!我说老王你不厚道啊,什么时候喝喜酒,快说!”

王杰希松了口气。敢情这结点在这儿,怪不得黄少天坚决不承认——他根本不需要承认,清者自清罢了。

他理清了事件始末,算是放下心来。于是他敲敲桌子,借势干脆反将一军:“把合同签了,我就告诉你。”

“靠!!”

黄少天心想,妈的,又被套路了。到头还是没能斗得过对方,他转念捉摸着王杰希话里的意思,心下不免曲解:明摆着话里有话啊,原来这生米都煮成熟饭了!老王不但脱团,连结婚的日子都定了!

结论一出,先是惊讶。一瞬间他脑中闪过几百种不同的情绪,却尖锐地感觉什么东西被打翻了。糟糕的感觉蔓延全身,恍惚中他仿佛闻到一地酸味。

“………知道了!没事我走了,你赶紧回家去照顾王夫人吧!”

本是无心的一句,只是话已出口,他才突然惊觉语气中的怪异。旁人听也许有点责怪的意思,他反应飞快,脑子转个弯又替自己圆回来:“王夫人这时候肯定特别思念自己的丈夫了,哈哈!”

他嘴角扯起一个刚刚好的弧度。这表情很熟练了,他用过许多年,却叫王杰希有了一刻的晃神。

他以为自己又看到了综艺节目里的人,脸上挂着难看的笑,口里说着敷衍的话,分明与人亲近,也最疏远。

他实在不喜欢这个表情。

于是他便提出来。他不想遮掩什么,也不想破坏这段关系,仅仅是不喜欢。

 “黄少天。”

来来往往的食客很多,人声嘈杂。黄少天听得费力,眼睛却能清清楚楚地看见。

王杰希一字一顿,唇形清晰。

“少敷衍我。”

 “我知道你什么样子。”

黄少天倏然一惊,随即懊恼自己又犯了与前天一模一样的错误。他再一次意识到,撒谎也好,硬扯脸皮也罢,什么都瞒不过王杰希。他没料到自己很快又中了标,归结下来还是与王杰希挨得太近。他从未这样被人赤裸地看透过,即便是细微的破绽,也逃不过。

他只好赶快收拾了自己掩不住的酸气,为了缓解气氛便摆手打了个哈哈,“这不是祝福你嘛!早生贵子啊!”

语毕自然是两个人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他干脆放弃,也知道根本藏不住,所以选择了落荒而逃。

他抓起外套,与王杰希匆忙地道个别,从饭店里七绕八绕地跑了,拦辆出租车便上路。

王杰希也不做挽留。他放任了黄少天——因为从对方眼睛里,他看到了不同的东西。

他转手招来服务员结了账,同时缓缓地升起一种默然的笃定:黄少天还会回来。

第六感是种非常玄妙的东西。他不知道起点,不知道过程,但他就是能够肯定,有很长一段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黄少天继续单方面开脑洞的第六天。

今天晚点放出7,有亲亲啦。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