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

十日谈。7

CP王黄,明星黄x隐退导演王。OOC预警,注意避雷。

战线长度十天,如标题所见

1        6

接到开拍通知的时间是下午。按照预定剧本,第一场戏要演黄少天与女主角的相识。王杰希本无加感情戏的意思,奈何拗不过投资方。圈里默认的规则是不得罪最大的买家,王杰希权衡之下,还是决定保全上映。

双全法是有的,若是把感情戏放在反派身上,对剧情的影响也就不太大了,最多是一条言情支线,多几个演员而已。他这么计划了,修修改改也不算费劲。

他拿到消息便立刻简单收拾了就往拍摄地奔过去。路上冰雪未化尽,搅着尘土一片泥泞湿滑。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冬日里的雾霾又最严重,王杰希的车子几乎是龟壳样地缓速前进,他打着车灯也难照几米。

气温已经慢慢落下来了,夹杂着一点阴沉天,看来是要接着下雪,又冷又暗。他十分艰难地挨到了片场,闯进化妆间溜一圈不见那人,出来一看黄少天已经装束完毕,这会儿坐场边抱着热水袋温习台词。

真是难为他了。王杰希远远地望了会儿,转头又去探班其他演员。状态都挺好,王杰希稍稍放心了些,各式寒暄过了回到原地,却瞧见黄少天旁边多了个人。

看衣服穿着,不似配角,应该是与他搭戏的女演员了。她乖乖地蹲在黄少天边上,小小的一团尤其可爱。两个人不知道聊着什么,热火朝天,以至于黄少天连台词本都不看了,挥着右手给女孩儿比划,引得对方掩着嘴巴咯咯地笑起来。

动静闹得大了,引得某些好事的工作人员甚至一边蹲班一边掏出手机凑过来拍照发微博。王杰希本想再去问问黄少天准备得如何了,当下一看自己也插不进去话题,只好转头找些别的事做。

也不算是避而不见,他只是觉得昨天被敲过的地方这会儿发了芽似的滚烫。

理性告诉他,转移注意力是最好的办法,于是他向场助挥挥手,示意差不多就可以开始了。

一板打下去,自然是打破了两人之间轻松愉快的交谈。黄少天收了手里的东西,一边起身拍拍衣服一边笑得牙齿都露出来:“下次再给你讲!你别看王杰希面子上跟什么一样,其实他很好相处的!”

女孩子也十分开心地点点头:“嗯!那你和他要幸福呀!祝福你们!!”

黄少天表情僵硬了一下,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呃…你说什么?”

“你和他不是一对吗?”

女孩子竟然自然而然地为他配了个男朋友。

黄少天笑不出来,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无奈他还没来得及解释,那边已经高呼着演员就位。他只好暂时不管这些杂乱的玩意,顺了顺自己的假发赶紧跑去干正事。

 

 

不得不说黄少天入戏速度了得。他方才还是跳脱的,这会儿却身着毛裘,面色沉稳,颇有些真正的大侠之风。将近结冰的温度没能影响他分毫,他一手稳稳地揽住对方一尺八的盈盈细腰,另一首手把于腰测的剑柄之上,暗藏杀机。

女演员的演技也是一流,将吓懵的表情演绎得惟妙惟肖。她颤抖着与对方相望好一会儿才呜呜地哭出声来,胸脯剧烈地起伏,索求生存一般索求着呼吸。

双方的软硬件都过关,一侠士一佳人,颜值是天作之合,呈现出的效果也非常好。现场不乏被感染了情绪的看客,有几个小姑娘甚至忘了手里的记录本,眼神全黏在黄少天身上动也不动。助理在一边点头做肯定,毫无疑问的,这场开头非常出色,所有人都满意。

唯独王杰希。

令他意外的是,四周环顾下来,只有自己一人毫无触动。

也不能说没有。他蹙眉看着镜头里满眼情动却又挣扎着压抑的黄少天,心口烧的一团仿佛随时要炸开——是他自己写的剧本,现在又掉头回来不希望这样发展剧情。他想,这不是自作自受么。

他看着黄少天一点点收敛了杀气,眸中平添几分无奈,唇瓣上下阖动着道出烂熟句子:“你又何必…当初我是信了你的,现在叫我与自己出尔反尔!”

女子敛着果色的薄裙,边缘轻薄的地方着星点雪泥便脏了些。发丝凌乱,本是姣好的五官却因着憔悴生生打了折扣,反而更衬得可人儿柔弱。她面色上的苍白还未完全消去,这会儿又红了眼眶,总叫人有心多怜惜。

“…可我对你的情意是真的!受人钱财,便与人做事,若你要这么说,我岂不是也出尔反尔动了心!”

王杰希知道,这脸色的苍白哪里那么好演,多半是衣服轻纱雪纺的不保暖给冻的。露天的场就这点不好,什么环境完全无法做主,最锻炼演员的耐性。

他注意力转了转,又回到黄少天身上。

真是一场通俗的教科书式出卖。王杰希想,自己极少写爱情戏,这一下免不了会遭人诟病。

大概是角色的背景设定太过庞杂,化妆师为了突出演员气场,愣是将原本白白净净的演员涂得黑了两个度。黄少天就那样顶着一张仿佛挨多了紫外线的脸,沉默不语,由着女子在怀里挣扎扑打。

等她闹得累了,一会儿就自己安静下来。也不哭了,眼神里只剩直和空。

“带我走了。金银不要,命给你。”

“浅薄。”

浪子样的侠士却辱了她一句,最终捏了对方的脸颊恨恨地吻下去。

“咔!”

场记打板,吻上的前一刻总算是及时刹了车。

场助在一边张罗,安排好了又转回来问着王杰希的意思。

王杰希自然没有什么异议。几分钟的戏份看得他心里翻江倒海似的不安宁,不知道该夸演得好,还是自己乱了分寸。他突然有些后悔,不该听了投资方的建议,给黄少天加感情戏。

那人一秒从戏里跳出来,看也不看王杰希。他现在只想找个暖和的东西好好回一下体温,除此以外别无他想。寒冬腊月的,一线男星竟然要在片场抖着身子冷得要靠上下揉搓皮肤来取暖,头发上的定型胶更是凝固成了块块儿,看起来甚是可笑。

王杰希看在眼里,下意识地起身就要过去,却被蓝雨的人抢先一步,拿厚实的羽绒服把黄少天裹走了。

也不算是抢先一步。他握了握拳,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完全是被动的。

他被黄少天左右着,尽管对方毫无知觉,是他单方面的被左右。这完全不对劲,他掌握不了局面,这样的事从未发生过。

糟了。王杰希想,他一遍遍地看录像,一遍遍地反省,最终无果。

或者难以吐露结果——兜兜转转地缓了半天,他好像隐约明白,这种情绪叫喜欢。

朋友之上,所谓的只会发生在男女之间的喜欢,现在发生在他和黄少天的身上了。

 

 

这简直荒唐。但他没法骗自己,他单身了到现在,在第二十六年的冬天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动心了,对一个男人。

而现在,还有更荒唐的事。

王杰希看看坐在蓝雨车里啃着热乎乎的三明治玩手机的人,一时心情复杂。他就这样待在自己的驾驶位上,活脱像个饭圈粉丝,隔着玻璃看黄少天裹着厚厚的衣服进食,一双蹬着革质马丁靴的脚闲闲地垂在外面晃悠;一会儿又是谁在叫他,引得这人回过头去,却没留神手指一松,吃了一半的餐点就这么掉到雪地上。

王杰希叹气,算是认了。他可能比饭圈粉丝还要狼狈一些,粉丝都是崇拜心理,他是直接跨过千层垒,潜意识里想和对方谈恋爱。

黄少天没什么不好,就算是缺点也跟优点一样。他根本没法拒绝这样一个特别的人像钉子一样扎进心里,顽强地生出锈来,牢牢地爬满整颗心脏,钳都钳不出来。

他沉默地一边听着广播一边思考自己的事。车里暖气很足,他本想着等蓝雨的车走了自己再回去,却不成想黄少天与车里的人说完话,忽然调转了目光直直地看向这边。

他隔着车窗与对方直接来了个硬性对视,随即心里咯噔一声,瞬间意识到:自己被发现了。

窗户分明从外面是看不到人的。他相信黄少天在一分钟之前还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车,但一分钟前已经过去了,眼下那人已经收了手机往这边走过来。

这会儿蓝雨的面包车里的情况倒叫人一目了然。没了黄少天的阻挡,他偏头一看,喻文州坐在稍微内侧一些的位置,离得远远的正笑吟吟地朝他招手打招呼。

“…………”

他说不出话来。千算万算,算漏了一个局外人。喻文州心思这么细腻,估计是等着黄少天出来的时候看到了他,却又留心自己进了车半天没走——他拿不好是不是叫人看破了心思,应该是不会的。他一直做得毫无瑕疵。

乃至于黄少天来敲车窗,他仍然一脸淡然样。一定要坚持到底的,就算喻文州发现,黄少天也不一定就会相信。毕竟被一个男人喜欢,实在是不太可能的事。他此刻倒是演技爆炸了,表情端得跟真的似的:“还没走?”

黄少天简直要被王大导演折服了。要不是喻文州告诉他,王杰希憋在车里往这边观察半天了,他就差点信了对方的邪,真以为是纯纯的巧合。

“是啊,看你什么能忍到什么时候。”黄少天话已经说得很明白,言下之意无非是叫老王放松点。他探头进来看了看,胳膊撑在窗框上,手指上酱料的香气隐隐约约的还没完全散去。车窗大开,寒气大肆涌入,无意之间竟然让王杰希清醒了点。

“这什么,评书啊?我说你怎么跟个老头似的,什么年代了还听这种东西!”

黄少天又在笑了,很好看那种。

王杰希还真是没注意广播里放的是什么。他心下大概已经清楚了,喻文州肯定是把自己猜的都告诉了黄少天,偏偏他猜对了,黄少天还恰巧就信了。

他不面对也得面对,本来就逃无可逃,早晚都是要摊牌的事。

“随便放的。今天演得不错,回去好好看剧本,再多揣摩角色。”他特别公关地表扬了对方一句,算是搪塞过了这一回合,视线却飘飘摇摇地望出去。始作俑者喻文州已经缩回车里,连门都关上了,意思很鲜明:机会送你,好好把握。

水真深。王杰希只好回了神,继续应付这位爷。

“知道了!”黄少天漫不经心,眼神如扫描仪一样打量过了车里的所有角落才来偏头看他,显得神采奕奕的,眸子里又是以往常见的明亮了:“除了工作,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啊?那也太没意思了吧!”

这距离太近,王杰希几乎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频率。气氛极适合接吻,却被他再次忍住了。

“我们还有别的可谈吗?”他伸手握住方向盘,示意对方自己要走了,“回去喝点姜汤,别感冒。”

黄少天却偏偏就趴着窗户不依不饶,“不可能吧!还有呢?再给你一次机会,好好考虑一下呀王导。”

“我的话已经说完了。你早点回去,别再耍小性儿了,喻文州有的是法子管你。”

“不是这个,我说了不要谈工作的事,我是来找你交流感情的,要有诚意点啊!”

王杰希发觉,黄少天是真的聒噪。好端端的非要逼人坦白,玩得就有些过分了。

“别挡路,回去找喻文州去。”但他实在是不能拿对方怎么样,忍不住了只好抬手敲了对方一记。力道不大,却惹得黄少天不高兴起来——当然也是佯装的。他肯定,黄少天七八成是来试探自己的口风,现在说出来太过突兀和不负责,他没有这个打算。

“我靠你说不过就打人……我要碰瓷了,没想到你是这种伪君子!”

王杰希是真的无奈了。他被黄少天一直逼到角落里,退无可退,仿佛今天不吐露喜欢,便不会放他走。

“我合约也签了,你说的秘密呢!还没告诉我,说话不算话啊!”黄少天继续聒噪着。他眼珠转了转,终于是从记忆里挖出一点算是把柄的东西来,“快快,我等着听呢!”

“…行,那我告诉你。”王杰希是真的打算走了,此地简直不宜久留。他一边拉着安全带给自己系上一边履行承诺,“套子是买止泻药送的,王夫人是你自己虚构的,和我一点关系没有。”

黄少天突然一下就安静了。

王杰希抬眼看他:“满意了?快回去吧。”

岂止是满意。他本是抱着逗王杰希玩的心思来的——喻文州开玩笑说老王看上自己了,两个人做了赌约,他便一时兴起随便来问问而已。

没想到这一来二去竟然探出这么一个爆炸新闻。

他愣了半天,突然意识到:自己不仅被王杰希耍了,还一直自以为是地兜圈子。他因为一只套子误会王杰希,又因为误会王杰希而凭空给对方捏造了一个家庭。

实际上呢,根本不存在。

他突然出离地愤怒了。太中二了,亏他还因为这件事郁闷好几天!这个王大眼,一副假正经的样子,该说的话不好好讲,还是个工作狂!自己差点被他带歪了!

光是想想,黄少天就非常非常生气了。

于是他抓着对方的衣领,半个身子都钻进车里。不等对方推拒和反应,当然推拒了也毫无用处——他根本不管三七二十一,寻着对方软薄的唇便毫不客气地一口咬下去。

他发誓,一定要亲个够本,好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

叫他下次不敢再搞些有的没的——尤其是影响到自己和他谈恋爱的决心的,统统都要抹杀。

 

拖拖拉拉地终于松了一口气的第七天。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