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

十日谈。9

CP王黄,明星黄x隐退导演王。OOC预警,注意避雷。

战线长度十天,如标题所见。

1       8


现在黄少天又回到最开始的这栋房子里来了,身份从住客,一跃成为半个主人。

两个人相继醒了一次,却又以各种方式把对方拉回床上。大抵实在是累了,于是这一觉睡得日上三竿才勉强爬起来。王杰希发觉再睡骨头都要酥了,于是长长地做了个深呼吸起来收拾,黄少天却依旧不着寸缕地窝在暖融融的被子里,鼓动了好一会儿才探出一个脑袋来,顶着杂乱的头发一脸大梦初醒的样子左右看看,眼看着缩回去还要睡,还没完全把自己裹好就先被王杰希掀着被子强制起床。

“没天理了!!”他宁死不屈地大叫,靠着起床气带出来的那点倔劲儿死死抓着被角不放手:“哇!反抗独权制裁!打倒王杰希势力!”

“造反了你。”王杰希充分诠释了什么叫无情。他也不松手,把这人连被子一起拽到自己面前:“我问你,超市去不去?”

“干嘛。”黄少天眯着眼睛。他睡得太久了,正午阳光的突然惊扰让他难以适应。他干脆坐起身来,挠着后脑勺反应了好一会儿才突然清醒:“我去啊当然去!我什么东西都没有,连牙刷都没一只,太糟糕了。”

他叽叽喳喳地说着,动作飞快地跳下床,七手八脚地去翻王杰希的衣柜。昨天的一身行头散落地上,又被踩又被揉的算是折腾废了。他便有了正当理由,从内裤开始一件件敲诈王杰希,搭了一身还算满意的衣服又挑了最长的一条围巾给自己缠上。脑袋扎在里面找了半天也没有喜欢的外套,也不再费劲了,转脸理直气壮地要王杰希身上穿着的那件。

王杰希不和他争。黄少天总有这样的特权,他把穿得热乎起来的大衣给对方披到肩上,从一排衣服里随便拿了一件厚实的重新穿了,伸手在黄少天脑袋上乱揉一通,顺便赠给他一个清水一样的亲吻。

 

 

 

超市里暖气开得很足。王杰希在前面拉着,黄少天把大衣脱了扔到购物车里,一脚踩在轮子横梁上,半身向前一蹬一蹬的全当自己是在坐免费的滑滑车。

“下来。”王杰希规矩惯了,自然又要管黄少天:“一会儿摔着,别蹬了。”

黄少天充分执行了日常不听话任务,把这位大家长的命令当耳旁风,一只耳朵挂着耳机听歌,戴着墨镜摇头晃脑地示威装聋。超市里人来人往,他知道王杰希这时候的威力基本为零,干脆就无所畏惧。

新招,装听不见。王杰希也不急着戳穿他,只管引着一人一车慢慢走,间或看到什么生活必需品,算一算家里缺着的便拿一样下来。黄少天优哉游哉地跟着,路过零食架一通扫荡——王杰希前面还挑着,一扭头瞧见不大的购物车已经满了一半。

他知道黄少天喜欢吃一些东西来解闷,也不说什么,抬眼去看却发现始作俑者正拆了一瓶冰可乐,手上沾了凉凉的水汽,一边咕噜咕噜地喝一边与他对视。

“……”

王杰希想,这就有点胡闹了。是找着闹肚子,天寒地冻,一时半响也就仗着室内暖和,出去一受寒准要伤胃。

他忽地停住脚步。黄少天还在埋头玩自己的,腿上蹬几下却没动。他终于想起来把注意力分给王杰希一点,拧了瓶盖去看,却发现对方脸色沉沉的,好像是有点生气了。

“你怎么啦,大眼?”他疑惑地放下瓶子,一句话落了打出个响嗝来。二氧化碳涩得他直咳嗽,下颚往回一顶又补了几个才算把刚才喝的那点气儿全反出来。

王杰希脸更黑了。

“可乐给我。”

黄少天仍然不懂,甚至完全意识不到王杰希的目的,只是一边递一边嘀咕:“刚刚那边有,你要喝早说啊,我再帮你拿一瓶就好了。”

然后他便瞧见那人拿了瓶子,塞到自己的外套大口袋里。无需多说,动作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全盘没收。

黄少天一愣,随即觉得自己有一句脏话已经哽到了喉咙口。

可乐都不让喝,什么跟什么啊,气死人了。

他十分不服气地瞪眼看着对方,然后被王杰希一个凉凉的眼色盯回来,只好自个儿蔫蔫地收了反抗的念头,把胳膊往推手上一搭,一边唉声叹气一边百般无赖地开始清点零食包装袋。

 

 

结账的时候黄少天却不见了人。王杰希捏着钱包四下寻了半天,最终是把他从收银台旁边的安全套专区前提溜出来。

黄少天围巾让人拽着,也不觉得勒脖子,手里转来转去多了两管水溶润滑剂。他把小小的管子往成堆的膨化食品里一丢,刚巧掉在收银员的视线里,于是换来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黄少天不管,其实也根本不在乎。他做公众人物做惯了,最不怕别人的眼光,这会儿大大方方地扣着王杰希的左手,结完账就逆着人流往外挤。

下班的时间已经到了,买蔬果的人渐渐多起来,王杰希提着沉重的塑料袋子,到了门口撞见一个卖糖葫芦的,又停下休息半茬,顺便给黄少天包了一串糖块儿最大的山楂。

黄少天咬着山楂果子,口里酸酸甜甜的心情也跟着变好。他依仗嘴上沾着碎糖渣,探过头去与王杰希索吻,慢慢由着黏腻的甜味在齿尖融化,落到舌尖上是别样的柔软感受。

连后味的酸,也一点不落地渡给眼前人。他从来都是乐意分享的性格,现在便有人接纳他的分享,并且也必定一直接纳下去。

何乐而不为呢。

他黏黏糊糊地与自家男朋友亲昵,周围偶有围观者,也并不为之所打扰。

气温很冷,接吻是取暖方式的一种,没有人能阻拦,也没有任何理由能中断他们。

有下了课的女学生,也许没有认出黄少天来,却眼神发亮。她停下来小心翼翼地凑上去,有点期待而怯懦地问着王杰希:能不能给你和你的男朋友拍照?

他本想回绝,黄少天却拉下墨镜来笑盈盈地看她:“嘘——当然可以,不过不要外流啊。”

小姑娘差点惊呼出声。她当然明白黄少天的意思,抖着手指连拍了好几张,也忘记同这位大明星要个签名,满心欢喜地拿着手机就跑远了。

“你又不怕毁前程了。”

王杰希瞟他,多半是调侃昨日电梯的事。

“不会!我告诉你,这叫强强联手,你有资源,我有技术,再做个感情交流谈个恋爱,两全其美啊!”

黄少天又有一套大道理来说服人了。王杰希安安静静地听完,眉毛挑了挑也不做反驳。

他不是那样古板的人,黄少天既然无所顾忌,他更毫无介怀的理由,只是配合着对方点头作应:“嗯,计划得不错。”

“是吧!”黄少天洋洋得意,“走了王给黑,我饿死了,快回家!”

霓虹灯在远处接连亮起。日升日落便又是一天,还有许多这样的日子要过,也有许多人与他们一通过着大同小异的生活。

王杰希的指节被黄少天紧紧捉着,一路谈笑风生,走过残暖的黄昏与城市绚烂的光影。

 

万千生活的缩影中,所幸我在其中能够遇见你。




正文到这里就结束啦。可能有点突然,这九篇的瑕疵也非常多,但为黄少天庆生的心思是真的。最好的剑圣,十七岁生日快乐,愿明年的成人礼上,仍能见到你挺拔潇洒的身姿。

明天是最后一天,打算做一个番外出来,就清水的小日常啦,没有车。感谢所有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啵唧。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