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的,弯的,不健谈。

天空越蓝,云越轻盈。
孩子蹲在沙坑里,手中捉着小小扁扁的塑料铲,脸上挂着脏兮兮的泥痕与干涸的鼻涕印。飞机盘旋在头顶,声响如雷,肝脏脾肺跟着颤抖。
他缩成小小的一团,睫毛上挂着几颗分明的沙粒,不大的年纪已有了肿胀多层的眼袋,像是故意填充的某种流质挂在巴掌一样的干瘪脸庞上。太阳升的更高了,周围静悄悄的。
破烂衣衫挂在巷口,黑黢黢地沾了湿的干的黏膩的。三载无人收。

评论

© 平板世界的炭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