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的,弯的,不健谈。

闲聊

14

为了把毕宿五身后的神秘北哥挖出来一见真面目,本周议题在众人的强烈意愿下拟定为“家庭计划·温暖的行者”。
毕宿五对这个肉麻而且庸俗掉牙的命题抖了一箩筐的鸡皮疙瘩。他就算满脑子灌水,晃荡两下也能从浪花里捞出来这群人的鬼主意。

“挺好。”毕宿五一点反对的意思都没有,反而显得很高兴。他倚在桌边,寻个舒服姿势站住了,手里掂着快没水的碳素笔。居于高位的优势便在于此,毕宿五还没发话,办公室里闹腾的一路好汉就全都闻言色变,乖乖地收了声势偃旗息鼓,消停得挺彻底。

“温暖的行者嘛。”他点点头,“那我有必要向你们介绍一下我们家北哥…”

“的岳父。”

15

“…五哥,令在下窒息。”

16

毕宿五他爸,比毕宿五本人还要令人窒息。

想当年,毕父在市井乡邻中间也算个人物,粗膀圆腰一身正气,走起路来足下生风,笑声一出全是仰天哈哈哈,典型的七十年代中年硬汉。

然而这位硬汉听说自己不争气的儿子竟然搞了个同性恋,气的当即把毕宿五从学校硬生生抓回来抄掸子一顿乱锤,其虎虎生风之势令年轻的毕宿五吓得发根竖起三尺长,哪儿敢还在家待着,仗着腿长身轻夺门就从七楼往下狂奔。

这架势硬充好汉简直是开玩笑,他爸年轻的时候当了十年兵,摸爬滚打过来的,手心老茧跟刀一样剌人,挨一下多半就得歇菜。

绕是跑出航道起飞的架势,毕陈锋还是在一楼的电梯口拎着棍把他逮个正着,像提着小鸡崽子一样抓着后脖领就给他扔地上,老拳头结结实实地把毕宿五打胖了二十斤:一半揍他搞男人,一半揍他临阵逃跑。

“说!你个小瘪三的玩意儿,是不是跟个女人似得让人办了!你就是给老毕家丢脸,丢人!囊种!”

“啊?”
“亲爹!我没有!哎掉了掉了…耳朵掉了!”
“是,你儿子就是真心喜欢人家了,可,可我跟他是两情相悦!”

“我悦你妈!”

“啊…啊??”

16

毕宿五想:遭了,自己给爹气的都说胡话了,该死。

17

他顾不上一身的脏土,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嘴角都给忍痛忍得咬破了:“我说正经的,爸。我不会乱搞的,只不过我对象恰巧是个男人。”

毕陈锋这个气啊。他把棍子扬得老高,颈侧血管凸成一条绳,手臂硬如磐石,攒尽全身力气却绷得直发抖——他舍不得把亲儿子打死,但毕宿五这个执迷不悟的态度实在无可救药。

他瞪着眼睛,似乎希望瞳孔能自带喷火的威力,像一只暴躁的巨型恐龙,随时都可能爆发可怖的威力。
毕宿五就站在原地等着棍子落下,眼不眨腿不软,甚至从头到尾除了干嚎连泪花子都不肯挤一滴出来。
即便是部队的新兵,挨打也要委屈的。

一老一小就这么僵持在楼道里,彼此比赛一样沉默着,谁也不肯先服输。
有毕陈锋的铁汉在前,才有毕宿五的一身硬骨头。

18

“干嘛呢这似??”
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拄着拐棍从1001沉重的防盗门后面一步一挪地蹭出来。
“还让不让俺孙儿好好学习了你们?”

19

老太太看了一眼毕陈锋手里的棍子。
迅速缩回去。

20

毕陈锋也觉得光天化日之下跟儿子胡闹不能解决问题,更何况有话讲家丑不可外扬,他反倒相当于和儿子一起丢祖宗的脸,于是行了一个长长的深呼吸,把棍子扔到毕宿五怀里,把小五砸得一个踉跄,险些往后栽过去。

“挑个时间把你那小男人带回来给我看看。要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东西,我连你俩的腿一起打断!”

毕宿五一呆,百骸蹿过一股热血,滚烫的痛感和横流的白毛汗姗姗来迟。他仿佛在捶打中重新捡回一条命,弹簧似的跳起来,想像小时候一样扒拉到老爸后背上欢呼,还涌上一股要涕泪横流的冲动。

“小五。”
“没事的时候,想想你妈。我管不了你了,但你得好自为之,揣着良心。”

毕宿五的狂喜瞬间被削掉多一半。毕陈锋浑厚的嗓子因方才的一番怒骂而有一些撕裂的哑,他按亮电梯,始终以后背示人。

背影是他留给毕宿五的余地。

评论

© 平板世界的炭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