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的,弯的,不健谈。

泡茶

21
“五哥!赶紧说呀!”
毕宿五一想以前的事儿就多半要走神,脑子里走马观花地过一遍,恍惚间仿佛真真切切地又挨了顿打。他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飞散的心思聚拢回来在众人中扫一轮,干咳一两声露出少有的尴尬脸色。

“干什么,想听你们北哥见家长是不是?”毕宿五撑起那点色厉内荏的假正经来,挥挥手拍开最近的几张写满八卦与好奇的脸:“今天的例子是我爸,不是我主子。故事也听了,都回去该干嘛干嘛去!”

“五哥,就这么点,让我们写什么来交差啊!”

毕宿五敲着桌子大言不惭:“什么是艺术?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22

当然新的期刊还是按时按点地出版了。毕宿五收到打样翻了翻,故事还真的被续上了结局,无非是大众喜闻乐见的圆满收尾,中间添油加醋地编造一通诸如什么“父爱如山”“痛哭流涕”而后最终“喜结连理”“理解支持”,以骗取看客的两汪热泪。

本期温暖主题做得还算成功。毕宿五对于这帮人毫无恶意的瞎编乱造并不太特别介意,他的确藏了另一半,不怪部下们硬生生唱的一出家庭大戏。

反之,现代人都爱看这个。按照原本的现实太过平淡,真全盘托出,可能这个月全办公室的吃喝开支又要紧张一把。

他把刊物往紧密的书立中间一塞,提起轻飘飘的外套,低头看了看确定电脑已经彻底关机,转身悠哉悠哉地预备下班回家。

何三北应该猜不出这期的主角吧。毕宿五想着,猜不出最好,让主子知道当年还有这么一段,不知道他得什么心情。

23

事实上,当年毕宿五脸上拳头大小的青肿还真没能瞒过何三北。何三北本身就比他要大上几岁,心思自然多一些,毕宿五什么样子,脑子有几两,他恨不得跟毕陈锋一样清楚。

“打架了?”

“啊,嗯。”

毕宿五没法坐下,站了一天俩腿累得快抽筋儿了,这会儿见着何三北跟见着亲人没什么两样,也根本不要面子——那东西不值钱,毕宿五从小就知道。

他发出一声嚎叫似的怪声,对街上人来人往的侧视熟视无睹,直楞楞地往何三北身上一扑,软乎乎地卸了力气,跟赖皮没什么两样,一双手牢牢地扣住对方的,不让何三北有任何回应的动作。

他后背那块儿破皮刚刚结痂第一天,碰一下了不得,何三北多半得察觉出来。

“怎么回事?”何三北挣两下,又恐怕小男友身上有什么其他伤撕扯着,只好顺从地用鼻尖蹭蹭毕宿五的耳尖,试图用温柔隐晦的亲昵来做安抚。

“伤口消毒没有?”

毕宿五唔唔嗯嗯含糊地敷衍过去,脑袋里全盘算着,等高考结束就把何三北带回去给自己老爸亲眼看看,这人有多好多靠谱。

“属虫子吗,就知道咕咕哝哝。”何三北转一转手腕示意对方收力,总算是重获上肢自由,抬手在对方头发里小心翼翼地拨弄几下,确认没有肿块儿和血脓才算稍微放心:“我送你回去吧,到小区门口,今天刚巧开车来的。”

毕宿五心想,卧槽。

24

“我…屁股破了,坐不下,免了吧免了吧,哈哈。”

毕宿五笑得自己都觉着干涩,咧嘴露牙的并不好看,只好展一半又收回来,整个人在撒谎边缘僵硬地试探。

何三北一看就知道不对。毕宿五高中那会儿最不会说谎,尤其是对何三北,基本十句谎八句都圆不回来。

大庭广众之下何三北也没法给他把裤子扒了仔细检查,轿车空间不大更施展不开。他锁眉思考半天,最后拉着毕宿五直奔就近旅馆,标间双人床,前台小妹的暧昧眼色烧得毕宿五心脏突突乱跳。

他是真的第一次正经谈恋爱,哪儿见过这场面。之前与同龄女生拉拉手打个啵都跟闹着玩似的,今天抱一起啃,明天说不准就分手换一个,实在没什么人对他这么上心。

何三北付了钱,转头叮嘱他:“我给你爸打电话了,他开完会就来接你。小舅陪你坐会儿,别担心。”

毕宿五一愣。

前台也跟着一愣,随即审时度势地收敛了神色,把门卡老老实实地递交到顾客手里。

25

“…好了没?”
“就是普通地打一架,根本没事儿的,不然我今天都不来上课了,真的。”
“我的屁股也要面子的…等等!不要动上衣!”

何三北一撩开宽松的校服T,斑驳青紫混合着明显是在粗糙地面上挨打而造成的搓擦血痕就这么暴露在他视线之内。

“你去打群架了?”何三北脸色一沉,手指一点不敢碰刚刚开始长合的伤口。他极轻柔地把布料拉回来,把那片可怖的东西遮住。

毕宿五知道事情败露,像装死的虾子一样趴在柔软大床上闷声不动,假装闭塞视听,遁入空门。

何三北叹口气,伸手捏住虾子的鼻子,不多会儿就把这只自欺欺人的陆地动物给拉回现实。

“哎呀,我像是打群架的人吗?”毕宿五急急地喘气,看起来像是真的憋着了,吐息背后容纳慌张:“同学之间互相闹着玩,没…没照顾好,摔了。”

何三北居高临下地看他,属于成人的威压让他细细密密地出了一层薄汗,神经带动眼皮哆哆嗦嗦地跳动起来,他祈祷何三北没注意到。

他只好认输,又不能把真相抖落出来,撑起身子来去向何三北讨一个亲吻:“我不是活蹦乱跳的吗,不要担心了,回家吧好不好?”

26

何三北最终也不知道,毕宿五这顿打是为他挨的。

不过现在全办公室的人都知道了。

“五哥,回去记着看看新刊跟北哥忆苦思甜啊!”

“忆你大爷,滚。”

评论

© 平板世界的炭笔 | Powered by LOFTER